<第二百二十章 你真的不知山下的事么_太子殿下请君入瓮_黄埔文学网

第二百二十章 你真的不知山下的事么

    送走了东极周,十染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苏喻难得好脾气的没在同她计较,她刚刚说的话……

    但是十染不知在想什么,定定的坐在那里沉默不语,却也陷入了沉思。

    苏喻突然有些感慨……

    这是怎么了?想起刚刚十染在门口目送东极周离开的目光,突然有些明白。

    他考究的打量着十染……

    十染,早就到了许人家的年纪了吧?

    只是这件事并没有在他心中隐藏多久,其他的事就将他思索这件事打乱了。

    那个岳山文居然带着一个兄弟回来了……

    其他人并不见,可想而知是遇到了什么。

    他们回来的时候全身血污,身上沾满了毛草,衣服也是脏乱不堪,他们二人走进山寨。

    模样是经历很丰富的样子……

    而回来的岳山文面对众人的关切,丝毫不做理会。

    他的第一件事,便是直奔东极周的房间。

    他此次回来,自带吸引属性,众人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岳山文生气异常。

    但是大家的疑问还有很多。

    比如:其他人去了哪里?还活着么?他们在山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众人都忍不住跟着他,一方面众人皆是惊喜,他居然毫发无伤的回来了。

    另一方面众人忐忑不知,他前去东极周房间是做什么?左右跟着是图个热闹。

    众人心里都隐隐觉得不安,总觉得岳山文可能待会儿要惹事。

    别的不说,这脸不洗,衣服不换,这浑身血污,气势汹汹的走过去,必然为的不是什么好事!

    事实也果真如此。

    只见他走进大厅,东极周刚刚用过早膳,慢条斯理的喝着面前的茶水。

    十染也在。

    十染刚刚出来,帮苏喻殿下拿了几天药,自己的金疮药也用完了,过来讨要了点。

    准备回去的时候,却迎面见到这个光景。

    十染想到了上次的闹剧,不想同岳山文打照面。

    只得停下来,默默站到东极周旁边,毕竟上次被打的那个地方还有一些隐隐作痛。

    岳山文进门,见到了十染一愣。

    接着不动声色地撇开了眼,抽出自己手中的大刀,往地面直直一插。

    那大刀,竟然深深的一半插在了泥地里。

    十染眼皮一跳,手中握着金疮药,不知进退该如何是好。

    这个岳山文将大刀拦在大厅里,是不让她和东极周离开吗?

    看来自己来的并不是时候啊!

    “老大,你回来的真是时候!”

    “那倒没有,不过比你早些回来罢了……”东极周慢条斯理的喝着手中的茶水,他的茶是刚刚到的,还有些趟。

    岳山文冷哼一声,鼻子里轻蔑的发出的声音让十染都有些不自在。

    “我和兄弟下山收租遇难,难道同你没有关系吗?”

    听到这样的话,东极周这才把注意力从茶水上转移到了岳山文身上。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放下手中的杯子,站了起来:“你说什么?同我有关系?你可不知道,这几日你不在山寨,寨子里的人可都在胡乱的猜测着我们之间的关系,如今怎么你一回来就将我置于有罪的余地了,我还以为你回来至少我能清清白白!”

    “你怎么可能是清清白白呢!别胡扯了,你做了什么事,难道自己不知道?兄弟们既然这样说,想必也是为我出气!”

    岳山文失踪几天,回来竟然对着东极周老大说出这样的话,自然是让人大惊失色的。

    围在大厅外面看热闹的人们,皆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可真的没想到,居然真的是东极洲老大做的,也真的没想到二副手岳山文居然敢在东极周老大面前叫板!

    “是越来越不明白了……”

    岳山文冷笑一声突然转过去,对着门外的众人的说道:“兄弟们,既然大家在场,就给岳某做个见证,让我来揭穿东极周的丑陋面容!”

    说完他又转过来看着东极周幽幽说道:“只是这些话中是有得罪老大的地方,还请老大多多担待!”

    “呵呵……不必,你继续……”东极周毫不在意。

    岳山文见东极周不再阻止自己,胆子也大了起来。

    他恶狠狠地对着东极周道:“我们在山下去收租的时候,遭遇了官府的袭击,其他的兄弟都已经是没命了,我和老三拼了老命才死里逃生。不过我却知道了一件事,老大平时看我估计心里就不爽,何必要拐弯抹角的让我下山去,然后找人伏击我们呢!?”

    岳山文话音刚落,外面的众人皆又是倒吸一口凉气。

    本身山贼和官府就是对立面,为何山贼伏击老副手,却和东极周有关系呢?

    之前还没发生这个事的时候,就有人猜测东极周想要和官府招安。

    因为他总是不在山寨,而且也不允许他们打家劫舍。

    只不过当时大家是猜测罢了。

    如今岳山文将这个放到明面上来说,就更让大家猜忌。

    大家心里都想到了一个点去,那就是东极周很多日子在外面,说不定那个时候早就跟官府勾结了起来!

    山寨的众人大部分都是因为当年苏乾篡权留下来的难民,自然对现在的官府有着恶狠狠的恨意。

    不要说诏安,连见面也是没办法好脸色的,众人皆生气异常,不过还是静静的等着岳山文说接下来的话。

    “我被官府抓去的时候,他们说认识东极周老大,而且似乎是非常熟悉的样子……在下面安排了人手让我下山去,好被他们捉住……这是老大你算错了,没想到我居然活着没逃了出来还回到了山寨!”岳山文猖狂的大笑。

    “不过既然我回到了山寨,就不会让你为所欲为,我听一定要告诉大家你的恶行!”他毫不避讳的指着东极周,一脸凶恶。

    岳山文看着东极周不动声色的样子,心中有些突突跳,他不清楚自己说这些的时候,为何东极周周丝毫反应也没有。

    甚至嘴角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看着他,看着他让他心里有些发怵。

    为何他不慌张呢?

    岳山文不太明白,明明自己的处境已经如此难受了。

    十染站在旁边有些尴尬,也不知道说上些什么。

    但是知道岳山文这子虚乌有的诬陷是极其可恶的,东极周下山明明是帮助苏喻殿下联系薛未大哥。

    怎么可能和官府勾结呢!?

    倘若真的东极周和官府勾结相比,下次来的话估计就不是薛未而是苏乾的人。

    这个时候,十染想着是不是应该怀疑一下东极周,但是这个假设很快被她否决了。

    他既然救了苏喻殿下和自己,应该不会的。

    而且苏喻殿下的腿脚,是东极周大夫一直挂念着的事。

    十染自然知道这些弯弯道道。但是也不方便说出来,她看一眼东极周,只见他淡定的模样,真是叫人担心。

    见岳山文突然停止了说话,东极周却淡淡的说道:“你怎么不说了?继续啊……我和官府勾结想要抓你们,然后呢?”

    岳山文发现东极周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暴跳如雷,突然有些苍白无力。

    但是已经说到了中间,自然也没有停下来的道理。

    他便硬着头皮接着说道:“你抓了我们不过是想我们交给官府罢了,我现在知道你收留的那个人想必就是官府的人吧!否则我们怎么这么快就被官府那群人发现了呢?你这种狼子野心的人居然引狼入室!”

    他接着转头向着外面的众人道:“我们应该向东极周老大讨一个公道,不能让那些牺牲的兄弟白白就这么死了!”

    众人得到了他的带头,自然也接二连三的响应着解说。

    “对!我们要讨回一个公道!不能让兄弟就这么白白牺牲了!”

    得到了众人的响应,岳山文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

    只是这一刻,他的狐狸尾巴也藏不住了,他接着说道:“不仅要讨回一个公道,而且他带来的人和这个女人都是有问题的,我们要处罚他们”

    他用手指指着十染生气的说道。

    他自然是非常深讨厌这个女人的。

    没想到东极周老大本来维持着面上的和平,居然在遇到这个女人的事的时候让她去道歉。

    他实在是太生气了,反正此次闹事的目的也是让东极周下台。

    既然如此,所有的人并一起下台吧!他也不害怕破罐子破摔了。

    左右都是因为东极周的决策错误,不仅不带着大家好好做山贼,净想着其他事情。

    好好的保护费不收,非要下山收租。

    不明白的还以为他们是地主呢!

    “而且……”岳山文继续说道,“老大的位置看来东极周是做不好的了,不如就让出来吧,省的让大家都不开心,霸着位子何必呢!”

    看吧,这才是主题。

    东极周笑了笑。

    “你笑什么!”岳山文恶寒。

    “我笑你愚蠢至极……”东极周再抬眼看向岳山文。

    只觉得岳山文全身上下皆是笑点。

    “你们下山遇到什么事情难道你真的不清楚么?”
章节列表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