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胜负已分_阴阳低手_黄埔文学网

第121章 胜负已分

    打架确实是打架,不管多高的高人之间的切磋都可以统称为打架。只是这打架又和普通小混混的打架不同,我刚开始还以为最多一两招就能把我面前这个比我高整整一个头的大汉给弄趴下,后来才发现我有些自信过头了。

    张建军第一个站出来确实有一定的实力来支撑他这种自信,他和小邓不同,我估计小邓在他面前最多也只能支撑十招,个头和肌肉爆发力的不同,代表着张建军确实难对付的多。至少我的拳头打在他身上说是跟打在钢板上一样虽然有点夸张,但是也差不多了。

    很痛啊他大爷的,我闪过他的拳头,找准破绽便是一拳轰在他的后背上,可没想到的是我居然被震退了两步,而他只是轻微的摇晃了一下,这就是硬件上的差距。

    还记得当年看赵文卓的电影,他演的是武状元苏乞儿,武功算是很高了。结果对上那些像山一样的外国大汉时也差点没被弄死。

    武术始终只是武术,它不是仙术,讲究的是速度与力量的结合,身体硬件方面的差距再怎么练都很难弥补。就像苏乞儿那样,他干那些西洋大汉一拳,对方只是轻轻后退两步,但对方干他一拳,他可能就直接嗝屁了。

    我不是苏乞儿,毫无疑问,我还远远够不上那个级别。但好在张建军也不是西洋大汉,和那些西洋大汉比起来,张建军也是小鸡一样任人拿捏的角色。

    张建军转过身大笑两声,泼具江湖气质的对我点点头,又连连道了几声不错,还是一样,我依然不知道我到底哪里不错了,但我知道,他之前一直在防守,一般说出这句话以后他就要开始认真了。

    我果然没猜错,只见他对我说了一句:“小心了。”然后便向我横冲直撞而来,魁梧的身材让我感觉像是面对一座山似的,一股沉重的压力扑面而来。

    军体拳是杀人技,但这是教官和学员之间的切磋,杀人是不可能杀人的。当然了,不小心的磕磕碰碰却在所难免。就像之前说的那样,就张建军和我身体硬件上的天差地别来看,他不小心的磕碰也不是我能承受得起的,所以看到他像是铁扇公主的芭蕉扇一样的大手向我的小脑袋扇过来我连忙绷紧了神经,大脑飞速运转,不断的模拟着他这一招怎么躲,以及他这一招过后的后招在哪里,我该怎样去规避他第一招之后的第二招,甚至是第三招。

    可能大家比较疑惑,觉得我不是学了乾坤体术了吗?怎么打的像是见招拆招一样了,那么乾坤体术还学了干嘛?

    这里解释一下,武术有招式没错,把那些招式练的熟练也没错,但招式怎么用,什么情况下该用哪一招就得靠自己去领悟了。乾坤体术和普通武术不同的是,乾坤体术还需要与体内的道气进行集合,某些时刻还需要对应五行八卦进行身体的移动,通俗来说就是走位。进而与天地间的‘气’遥相呼应,达到一招一式皆能对邪祟产生致

    命攻击的效果。

    可惜现在是打人不是打鬼,那个境界对我来说也十分遥远,所以我目前只需要记住招式就好了,其他的暂且不管。

    招式是死的,人却是活的,招式怎么用,以及能否看穿对手的后招和看穿对手后招之后用哪一招应对,甚至是借机发起反攻。这就是传说中的天赋,比如同样是军体拳,小邓施展起来和张建军施展起来就是两个效果,天赋不在一个频道上呗。

    一招制敌是很难的,除非实力相距甚远。这个道理我明白,张建军也同样明白,所以他肯定没有打算仅凭这一巴掌就能拍翻我,他的后招百分百是有的。

    果然,这十分凛冽,甚至带着罡风的一巴掌被我弯腰闪过之后,他看出了我下盘的短暂失守,蹲下身子便是一记扫堂腿。

    动作十分迅速,他彷佛知道我会弯腰一样。这一记扫堂腿卷起地上的灰尘,犹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向我双腿袭来。毫无疑问,若是被他扫中的话,我绝对会变成随风飞起的落叶,然后像是死狗一样狠狠的砸在地上。

    我料到了他会这么做,切磋本就是不断寻找破绽和制作破绽的过程,区别是有些破绽是我故意卖给他的。

    是的,一切都是我故意为之。像他这样壮硕的身板,不动我反而拿他没办法,现在反而好办了。

    弯下腰的我实则一直注意着他的动作,见他按我预想的一般攻击我的下盘,我心里顿时一喜,暗道该结束了。

    他的腿即将横扫到我小腿的时候我动了,脚下一用力,就这样原地凌空一个侧翻,不错,正儿八经的原地侧空翻,没有用手支撑,因为手受伤的话比脚受伤还要严重,这一点我很清楚。

    这个动作说起来容易,其实很难,虽然练上一段时间谁都能做到,但在这么危急而且极短的时间内,想要做出这个动作就很不简单了。况且我这么做不单单只是避开他的攻击而已,如果我只是单纯的想要避开这一记扫堂腿的话根本不需要做这种高难度的动作,只需要一屁股坐在地上,再往后翻滚几圈就可以了。

    我这么做的目的是因为我想借此发起反击。

    与我弯腰时下盘会失守一样,张建军蹲下的瞬间他的重心同样会往后偏,他伸出一只脚的情况下刚好能抵挡这种重心后移的情况,可惜一旦扫堂腿落空,由于惯性的原因他便不得不收回横扫的右腿,这样一来,他的重心就会有一瞬间的不稳,这种情况会一直到他调整身子前倾甚至站起来之后才会得到缓解,我要做的就是抓住这一瞬间。

    而我身子还在空中,又如何能够抓住这一瞬间呢?这里又要涉及到另一个高难度的动作了,虽然左脚踩右脚一直飞上天这种动作我是做不出来的,但我原地的侧空翻时踩地的时候已经算计到这一步了,所以脚下用力的瞬间身子微微往左移了一下,离地大概五十公

    分左右翻滚的时候,我的右脚同时也伸直开来,照着张建军的肩膀便是凌空一个重击,不出意料的话,此时的张建军还没得及站起来。

    果然如我预料的一般,张建军刚刚直起腰来,连站起来的动作都还没得及做就被我这一记重击再次打翻在地,不过他的身体素质确实太好了,居然双手撑地,硬扛了我这一脚。

    这一发现让我有点慌了,这一脚对他来说造成的伤害实在太小,要是他马上反应过来抓住我的脚往后一拉,或者直接站起来……后果我有些不敢想。不得不说我还是大意了,张建军这种身板的对手不在我的对战经验之内,所以这出其不意的一招看似很有效果,可对张建军这种个头来说就是破绽百出了。

    发现这一点的我急忙把脚从张建军的肩膀上抽了回来,幸好他的反应速度不咋地,让我有了可乘之机。

    而抽回脚的瞬间我脑海里又形成了另一个攻击计划,几乎是同一时间,抽回右脚之后,我左脚撑地,右脚顺势一个横扫。

    这一击直奔他的头颅而去,而且由于转了一个圈儿,所以这一脚的力度奇大无比。

    不得不说这一脚刁钻的攻击位置超出了切磋的范畴,一个不小心就得把张建军最低打成脑震荡。但这一切都是出于本能,我想要收回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幸好张建军的身体素质足够好,而且最后关头他抬起左手挡了一下。但哪怕这样,我依然清楚的看到这一脚扫在他的手臂上,然后他仓促之间抬起的手无法阻止这一击,于是连同他的手臂一起狠狠的砸在他的左边脑袋上。

    张建军的整个身子彻底往后偏移,和地面做了一个亲密无间的接触,至此,胜负已分。

    我站立在原地调整呼吸,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但具体是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慢慢的我才发现太安静了,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聚过来黑压压一片人群,将周围包裹的密不透风。

    最关键的是不止我们大一军训的这些,更多的是大二大三看热闹的。

    我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教学楼,知善楼以及其他两栋楼的阳台上全部站满了人。

    但就是这么多人,居然没有太过嘈杂的声音,就平时来说,此时算得上安静的有些过分了。

    而此时安安静静的这么多人,目光全部聚集在我身上。说实话,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有被这么多人认真的行过注目礼,就算高一那年只有三个答案的英语听力让我弄出个d来也只有几十双眼睛盯着我,和此时此刻比起来相差太多了。

    和那时比起来,这些人看着我的目光里明显没有嘲讽,想笑的意味,更多的是难以置信。但我的心情却和那时一样窘迫,一样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虽然这无疑是十分长脸的事情,但我就是不习惯被那么多人盯着。
章节列表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