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_海州庶氓_黄埔文学网

尾声

    说到中国的发展,确实太快了:九七年香港回归、二〇〇〇年加快实施西部大开发、〇一年基本解决农村贫困人口温饱问题、〇三年神五载人一飞冲天、〇六年全面取消农业税、〇八年北京奥运会成功举办、一〇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一三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一九年中国通信行业进入五G时代......

    此后,中国将在二〇二〇年消灭绝对贫困、某某年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某某年引领人类进入第四次科技革命、某某年承办男足世界杯......

    只是很遗憾,石柱无法亲眼看看他去世后的种种发展,但谁又不是呢!

    转眼又到了那年年根,除夕这天,石柱中午饭后照例到坟上给父母亲和老爹、老奶烧纸。虽然一大家子来了十几口人陪他过年,但他还是坚持只牵着季氏的手一起去上坟,不让别人搀着。

    烧完纸后,石柱又到张半仙的坟前坐了坐,倒上一杯酒,和张半仙“聊”起了天:

    张先生,我又来看您了,您看我过完年就七十七了,还不知道下回能不能再来看您!以前都是您老给俺们带来各种消息,现在呀,换成我给您老说说各样事情了。

    有时候呀,我真羡慕您走得早,躲过了十年浩劫,没有受那份罪;可是呀,我又可惜您走得早,没能赶上这好日子。“文革”之后,改革开放到现在快二十年了,俺们村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不愁吃、不愁穿,前些年,村里家家都通上电了,还买了电视机,这搁在以前,想都不敢想!以后这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

    过去常听您说,国民政府能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可大清亡了、洋人垮了、日本人被打跑了,又赶上内战,国民党始终没给咱过上好日子,也只有共产党来了,咱才真正过上了好日子。

    再过几个月,香港就要收回了,后年,澳门也要收回了,以后呀,咱把那台湾也给收回来,这可是全中国人的骄傲,现在可不是谁想欺负咱就欺负咱的时候了!

    对了,你家孙子大毛,今年寒里天刚刚添了个重孙子,他现在也是四世同堂,日子过得可好了!他们应该给张家老祖上都报过喜了吧?现在天冷,您老在那边要注意身体,没事多和俺老爹、俺老奶喳喳呱。

    我得跟思恩回去了,老了,身体越来越不中用,下回有空再来看您。

    “聊完天”之后,石柱又牵着季氏,迈着碎步,拖着佝偻的身体回了家。看着重孙子辈们在他跟前蹦蹦跳跳的,他仿佛看到小时候过年自己在爷爷奶奶身边奔来奔去的情景。到了晚上,他照例在那“听”春节联欢晚会,终于盼到了京剧名家名段,刚一听完,他便睡着了。

    刚过完春节,石柱又感觉胃越来越不舒服,及至最后不得不住进了县里的医院。

    早在两年前,他的胃也曾难受过,饭后常常反酸,严重时甚至想呕吐。看了医生后,说是慢性胃溃疡,给他开了些胃药,吃了段时间,总算有了些效果,难受感暂时消失。吃药的那段时间,石柱在家休息了不少天,他便常常坐在椅子上给小辈们讲以前的事:连云港保卫战、抓日本探子、旗台山刺杀汉奸、往东北打探刘伏龙消息、三探板浦秋园、手刃刘伏龙、被国军抓壮丁、逃出兵营后一路遭遇、十年动乱,等等。

    有一次讲到去东北落海时,石柱突然说:“我的胃,恐怕就是掉到海里时那几口鲨鱼肉吃坏掉的!”。但石徕和石乔清楚记得,上一回他讲到从国军兵营逃出来时,还说他的胃恐怕就是那个时候吃东西不规律落下的病根。还有一次,石柱讲到在哈尔滨被日本人吊晒时,他说恐怕就是那几天没捞到吃东西,胃被饿坏了。

    从那个时候起,石柱说话就有些颠倒了,记忆力也变差,以至于完全记不得当年去芒砀山抓大黑蟒的事情。当然,季氏更是记不得,那已是七十年前的事,那时她还在襁褓里。及至最后,这件事完全被石家人忘却了,好似从未发生过一般,只有留在济南鲍庄那块当年从妖蟒身上扒下的皮还记的清清楚楚。

    这一回,石柱刚住进县城医院,就又对着那吊水瓶一件一件地讲着以前的故事,只是版本偶尔略有不同,能记得的细节也越来越少。他把眼睛从吊水瓶上移开时,才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他的病房里已经挤满了前来听故事的人-他们真的把这些事情当成了故事!

    稍晚时候,医生看了石柱的检查单,只说了一句话:“胃癌,晚期的!”

    这对石家人来说犹如晴天霹雳,尤其是季氏,更是趴在墙上大哭起来。不过石柱知道后,却很镇静,笑了笑说道:“我都七十七了,听我活,又能多活几年?有啥难过的!既然阎王爷要收我了,倒不如高高兴兴地走了!”

    石柱的病情恶化得很快,刚过了雨水,还有两天便是元宵佳节,石柱已是油尽灯枯、骨瘦如柴,一口东西都吃不下,靠几瓶吊水撑着。这时石家的大人都心里有数了,能来的,悉数到了医院里守着。但孩子们还不明白发生何事,到了晚上时候,石柱的重孙子石乔、重孙女石笑笑和重外孙、重外孙女还在病房里头玩耍。

    石柱一直握着季思恩的手,久久不愿松开。

    正在石柱弥留之际,突然从收音机里传来一个噩耗:D小平同志已于当晚逝世!听闻消息后,本就悲伤的石家人又陷入到更大的悲恸之中。

    这时石乔问他爸爸石征:“唔爸,邓爷爷走了,咱们中国以后可怎么办啊?”

    石柱听到了这句话,忽然就想起了二十多年前,M主席逝世时,他的孙子石征问父亲石烨时的那句话-唔爸,M主席走了,咱们中国以后可怎么办啊?那时,全中国人民也皆陷入在悲恸之中,不止石征,所有人都在问这个问题,皆不知中国将何去何从。而现在,石柱则打心里笑了笑,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所有人的心中都已经有了答案。

    是夜子时,狂风骤起,无雨,石柱便驾着仙鹤,飞向了九霄云天!

    石老太爷子在县城医院里对着吊水瓶讲以前的事情那天,我也在场,只是我没有跟旁人一样把它们当成故事,而是一件一件记在了心里头。后来,我听说石老太爷子去世后不久,小儿子石烜还特地带着母亲季氏回了趟她在芒砀山脚下的老家,亲人自然没有见到,却见到了几个儿时的玩伴,皆已到了古稀之年,也算是不虚彼行。。

    一直到今天,石家人还住在谷圩。到了灌云,沿着二〇四国道就能找到仲集,再沿着仲集往下车方向走上几公里,便能找着他们。

    (END)
yunyuedu5(云阅读网)!!
章节列表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