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8 决死_闪婚专宠:总裁爱妻太霸道_黄埔文学网

1578 决死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周围一片寂静,只有那个男人的衣服摩挲着瓷砖的地面,发出“沙沙”的声音……

  沉重、压抑。

  终于有人的心理承受不住,发出一声抽泣。

  祁漠猛地转过头来,这一下的动静提醒了他:原来这里还蹲着一群“余党”,他都恨不得处之而后快!

  而他的视线所及之处,人人自危,个个都是脸色苍白。刚刚才有所减轻的“死亡威胁”,顿时重新笼罩在了他们头上——

  “我是无辜的!我没有和尹先生单独说过话,我只是拿工资办事的!是他,他常常和尹先生说话!”有个女人跳出来,为了保命,手指直接指向了旁边的某个中年男人。他是“度假酒店”人事部的经理。

  被指认的人当场起了一身冷汗,连连摆手:“我发誓尹先生从来没跟我谈过私事,我现在连尹先生到底做什么生意都不知道!天地良心,我就一个领普通工资的!要说有问题……你!你一个前台,每个月拿得可不少啊,你是尹先生的人吧?”

  “胡说!”前台涨红了脸,同样气势汹汹地辩驳。

  恐惧和愤怒,原本就是两种很容易被混淆的情绪。

  很快——

  这些人对死亡的恐慌,完全转变成了对彼此的愤怒,局面嘈杂得差点失控,每个人都在争相曝对方的黑料,狗咬狗一样地证明对方比自己肮脏。似乎这样,自己就能显得无辜,就应该获得活下去的权利。

  而真正无辜的人,也挤在里面嚎啕大哭,大骂着“你们这群畜生”。乍一看,似乎也不那么无辜了。

  “够了!”祁漠低喝而出,终于拿起了枪,黑色的枪口正对着眼前的这群,“算你们倒霉。”

  他已无力再分辨他们的好坏,他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害死自己母亲的帮凶,他们都不配活着……

  “吱——!”

  车身一个急刹,停在火葬场的门口。

  这块区域晚上空无一人,除了火葬主楼顶部的绿色灯饰,来往的道路上不见丝毫的灯影。一阵夜风吹来,让刚下车的乔桑榆不由哆嗦了一下,再抬头看向那冷暗恐怖的房子,身形又是一僵。

  大晚上来这种地方,当真是瘆得慌。

  她搜寻了一圈,在路边发现了祁漠的车,车里的灯还亮着,驾驶座的位置上似坐着一个人。乔桑榆连忙跑过去,叩了叩车窗,待看清里面的人并不是祁漠时,微微敛眉:“祁漠人呢?”

  “乔小姐?”下属原本是无精打采的模样,看到乔桑榆过来,先是一愣,继而目光迅速转喜,连忙打开车门下来,拉着乔桑榆往里面走,“太好了!祁少在里面,您跟我进去吧!”

  他像是终于找到了停止这一切的方法。

  “好!”乔桑榆点点头,也不管夜气的湿冷和地上的坑洼,大步跟着他向内。一边走着,她一边问了句,“祁漠当真要烧李勤芝的尸体?”

  都闹到火葬场来了,这事看来假不了!

  可是他的目的为何?

  对于专案组来说,祁漠烧掉的是他们的证据,很容易被视为尹枭的同党;对于尹枭来说……他更不会放过祁漠了!而且现在敌暗我明,一旦尹枭获取消息,他从哪里“进攻”都无从知晓。

  “何止啊!”下属一脸苦相,事情早已没有乔桑榆说的那样简单,“祁少抓了好多人过来,说都是要杀的!而且杀完……就地‘解决’。”

  他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去形容这样一场真实又惨烈的屠杀,只能用委婉的方式,暗叹一声,加快了脚下的速度:“乔小姐,我们还是快点吧!”

  “什么?!”

  乔桑榆的心中狠狠一沉,因为“杀”、“解决”这样的字眼而心尖发寒:祁漠,你到底在干什么?

  “这里。”下属推开一扇偏门,这里是去焚尸炉那边的捷径,“我们快一点的话,也许还来得及。”……

  但终究是什么都没来得及。

  乔桑榆气喘吁吁地在那个等候休息室门口停下,屋内却已恢复了一片冷清。祁漠坐在一张红木桌子的边缘,背对着她的方向,有个下属站在他面前,正在向他汇报,而可见的视野范围内,明显残留着斑斑的血迹……

  其他人……都死了?

  死在他手上?

  乔桑榆的脸色一片灰白,怔怔地移回目光,视线终究停留在祁漠的背上。他没有发现她的到来,还在吩咐那个垂着头的下属:“这里不用收拾,明天谁来看见都好,闹多大都没关系。”

  血迹、尸骸,他都没想过掩盖。

  他在向尹枭宣战!

  巴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

  下属点点头,一个“好”字之后,便没再敢有下文。

  “另外,”但祁漠并没有就此作罢,顿了顿之后,他继续追问,“帮尹枭搞物流的那些人,现在找到了吗?”

  他决意瓦解尹枭的力量,现在越残忍,尹枭的打击就会越大。

  “有……有点眉目了。”下属磕巴着点了点头。

  “好,那我就在这里等。”祁漠的语速不变,嗓音中的冷冽丝毫不改,不动声色地说完下半句,“找到以后,把他们带过来。”

  今晚,一并“解决”。

  “可……”下属迟疑了一瞬,终究只能点点头,“好。”

  祁漠想做什么,大家已是心知肚明。

  而站在门口的乔桑榆,终于看不下去——……

  “祁漠!”她开口,一步步地走进这残留着血腥味的房间,“你在干什么?”

  她的声音很轻很淡。

  她很难概括自己此时的心情:疑惑?震惊?失望?都不能形容,但每种心情都有。

  祁漠的脊背明显僵直了一下。

  显然,他没料到乔桑榆会突然过来,有种被“撞破”的无措感。但是,这种感觉也只是持续了一秒,他便很快调整过来,再回头,他的面色已恢复了淡然和冷清,丝毫不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任何不妥。

  “你怎么来了?”他从桌上跳下来,缓步走到她面前,面容平静,语气软了几分,“都这么晚了,有事?”

  他试图去碰她,但是在触及她的手指时,他一愣,而她则是不由一缩。

  他是因为她指间冰凉的温度;她是因为他手上的血腥。
章节列表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