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我有猛将_三国之化龙_黄埔文学网

第463章 我有猛将

    “备,拜见襄侯。”

    明明只有几个字,可在刘备说出来之后,却感觉浑身的力气仿佛被用尽了一般,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上,都是非常疲惫,甚至,连脑子里都是空荡荡的,让刘备有一种恍惚的不真实感。

    以刘备如今的处境来说,向旁人低头并不是什么很稀罕的事情,也不算为难之事,但今日站在他面前的,却是刘备最不想低头,却又不得不低头的一个人。

    刘备说罢,便保持着躬身的姿势不变,而李易也没还礼,就那么微微垂首看着刘备。

    大约过了两三个呼吸的功夫,关羽有些看不下去了,他只当李易是有心折辱刘备,便上前要去托扶刘备的手臂,然而关于刚往前跨出一步,站在李易身后,一直注意着刘备等人一举一动的典韦同样抢上一步,而且典韦比关羽要快,直接就站到了李易和关羽的中间,目光紧紧的盯着关羽,腰背微弯,双手握拳前后交错,似防御,又似扑击,只等关羽再有异动,典韦便会毫不迟疑的上去与其搏命。

    之前李易让他手下的人防备关张二人,可刘备同样也让关羽和张飞小心,毕竟李易行事难以捉摸,未必不会当众杀人,说起来他们还要比典韦等人紧张的多。

    于是,这边关羽见典韦猛的冲了上来,心中一惊,根本来不及思考,下意识的也站到了刘备的前面,不过与典韦不同的是,关羽摆的架势完全就是守势,但即便如此,两人对峙的瞬间气势也是极为骇人,让李易差点都要后退。

    如果说之前典韦的动作是个火星,那关羽的反应就是引线了,眼看如此,张飞大喝一声也站了出来,与关羽并列挡在刘备的面前,同时,李易这边的黄忠、魏延、甘宁,同样站到了前面,不过魏延的站位比较靠外,再顺着其视线看去,很容易就能发现,魏延的目标不是关张,而是直接奔着刘备去的。

    这一番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让在场的人们紧张起来,原本靠近的人纷纷后退,目光中更是多有惊讶与慌张之色。

    之前不少人发现李易与刘备带的人俱是身形魁梧,面容不俗,绝对是好手,但那只是表面上的感官,如今双方对峙,心里也都生出了要杀死对方的念头,如此一来,那气势就真的非是寻常人能够承受了。

    特别是徐州的那几个武将,脸色更是苍白,作为武将,他们自忖如果是自己与对峙中的任何一人交手,多半会被对方的气势震慑,然后不出意外的话,就是人头落地的结果了。

    刘备没想到会出现如此变故,他下意识的后退半步,虽然心里进紧张非常,可他还是第一时间去观察李易的模样,想确认李易是不是真要趁机将他留下。

    不过李易同样没想到会出现如此情形,他刚才真不是故意要折辱刘备的,只是看到刘备之后李易的感慨太多,又瞧见刘备对他低头,思想跑的有些远罢了。

    至于关羽的动作,李易也看的分明,关羽并没有对他出手的意思,哪怕是对峙,关羽也是护着刘备居多,倒是张飞,这家伙跃跃欲试的,似乎想要擒贼擒王来着。

    忽的,李易感觉手腕有些颤抖,微微侧目,却是陶谦夹在他们这两拨人中间极为难受,嘴唇哆哆嗦嗦的,似乎想说什么,但又说不出来的样子。

    这时李易注意到了刘备那惊疑不定的目光,心念电转,没有回应,反而哈哈一笑,拉了陶谦一下,将他拽到自己身边,同时给甘宁使了个颜色,让甘宁站到陶谦前面,乍一看就像是甘宁将陶谦保护起来的样子,之后又拉了典韦一下,笑道:“陶使君,这人便是恶来,也就是典韦,他乃是恶来转世,很是勇武,当今天下论及步战拳脚,无人是其对手,陶使君以为如何?”

    随着李易的声音,刚刚的紧张气氛顿时大减,而陶谦到底也是一方诸侯,尽管刚才被两拨人的气势给压得脑袋发蒙,但只是李易这两句话的功夫,便已经差不多回过神来。

    同样回过神的还有刘备,他没说话,只是暗叹一声,示意关羽张飞两人回到原位。

    典韦瞥了关羽一眼,感觉没问题后,这才转身对着陶谦抱拳道:“典韦,见过陶使君。”

    陶谦深吸了口气,让心情平复,慢慢的挤出一丝微笑,道:“典韦将军果然威武不凡,呵呵,不过上次你来徐州走的太过匆忙,老夫未能见你,甚是遗憾,今日就赠你美酒十坛,算是当日请你饮宴,如何?”

    典韦顿时眼睛一亮,又瞧了李易一眼,见李易点头示意,便再次抱拳道:“多谢陶使君!”

    李易笑了笑,又指着黄忠道:“这位是黄忠黄汉升,乃是荆州名将,拳脚武艺并不逊色典韦,而且善使弓箭,百步之内,一旦开弓,无有不中,任谁来了都得饮恨!”

    说着,李易也往关羽那瞟了一眼,虽然没明言,可那意思就是说你不行,将关羽气得脸色发紫,拳头握的死死的,但关羽也知轻重,明白刚刚自己的动作差点就引起了冲突,这时绝对不能再出差错,而且他心中也暗暗惊骇李易身边这几人的气势,虽然单个他谁都不惧,可李易人多,真打起来他刘备就悬了,于是只能不甘的冷哼一声,权当不知道李易的挑衅。

    黄忠看得出,双方应该是打不起来了,便收敛身上气势,郑重对着陶谦抱拳道:“黄忠,见过陶使君。”

    陶谦知道,李易这是在借着给他介绍身边将领,进而化解方才的冲突和尴尬,同时算是照顾了他的面子,不然今天这里真的闹出事情来,人们笑话最多的不会是李易和刘备,只能是他陶谦,毕竟他才是这里的地主。

    陶谦对李易的好感又多了几分,便顺着李易的话向黄忠看去,然后眼前就是一亮,典韦虽然看着勇猛,但典韦的气质有些过于狂野,而且长得丑,并不合陶谦的口味,可黄忠就不一样了,威武中还带着几分儒雅与沉稳,一看就有名将之风,非常让陶谦喜欢。

    陶谦微笑着想了想,道:“将军善射,不知能开多少的弓?”

    黄忠当即答道:“忠双臂可开三石弓!”

    陶谦眉头忍不住挑了挑,他感觉黄忠可能是在吹牛,但看黄忠神色平常,回答的也没有迟疑,说吹牛又不太像。

    于是陶谦笑道:“我府中藏有几张宝弓,一直无人能开,只要黄将军能开得了,便全数赠给黄将军了!”

    黄忠还未道谢,李易就先忍不住笑了出来,陶谦见状,疑惑道:“襄侯为何发笑?”

    李易答道:“我是在担心使君府中的强弓这次怕是一张也留不下啦。”

    陶谦脸上惊讶之色更浓,看看李易,又看看黄忠,基本确认人家是没吹牛的,不过陶谦倒也不是小气的人,直接笑道:“宝弓当配英雄,若是黄将军能将那几张强攻尽数拉开,不让其在角落蒙尘,老夫高兴都来不及啊。”

    在黄忠的感谢声中,李易将甘宁拉到身边,有些神秘的对着陶谦问道:“使君可知道这位猛士是如何投奔我的?”

    “这……”

    陶谦眨了眨眼睛,这种事情完全无从猜起啊,不过呢,他倒是对甘宁印象也不差,因为刚刚是甘宁将他挡在身后了,感觉很安全可靠。

    李易又看向周围其他徐州官员到:“诸位可能猜到?”

    众人此时也确认李易和刘备两拨人是不会动手了,便重新靠拢了过来。

    之前李易介绍典韦和黄忠的时候,众人就在小声讨论,对李易手下的猛将很是感兴趣,只是如今李易忽然卖了个关子,却是叫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莫非是那人有什么大来头?

    见吊足了众人的胃口,李易这才解释道:“数月之前,有一金雕神鸟入我梦中,欲借荆州之地落脚,为了让我应允,神鸟便许诺为我引荐一位叫作甘宁的猛士,将来可护卫我左右,之后我将此事与荆州官员说了,大家皆是半信半疑,就连我自己也是如此,然而,前段时间荆南有叛逆作乱,我出兵征讨,贼首刘度弃城而逃,我苦寻不得,却不想有人将之擒了送到我面前,直言想要投奔于我,而那人正是甘宁,甘兴霸!”

    “竟有此事!”

    陶谦大为惊讶,其他人表情也跟陶谦差不多,他们之前还以为是甘宁出身哪个大世家,却不想李易直接搬了一个“神鸟”出来。

    这时人群中的赵煜忽然轻声道:“此事我知道,数月之前我与子仲饮酒,子仲与我谈起襄侯金雕入梦之事,当时我只道是子仲戏言,便斥他胡说,于是子仲便与我做赌……咳,不想这事竟然是真的!”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惊叹一声,之前李易虽然说的有鼻子有眼,但大家只是半信半疑,不过现在又有赵煜从旁佐证,那可信度就非常高了。

    王朗与赵煜站的近,小声问道:“你与子仲赌的什么?”

    赵煜嘴角的肌肉微微抽动了一下,没回答王朗,而是反问道:“那你先告诉我,襄侯看你面相究竟看出了什么?”

    王朗嘿嘿一笑,同样不答,之前李易说的那些话他虽然很高兴,但更多的只是当个念想,可现在却是已经信了大半,也对他们老王家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不管这两人的小声嘀咕,陶谦在听了李易的那一番解释后,看甘宁的目光就分外诧异了,下意识问道:“甘将军,此话当真,你可见过神鸟?”

    甘宁抱拳正色道:“甘宁投奔主公之时,虽然天空上确有金雕引路,然而,甘宁是为投奔主公而投奔,却不是为了金雕神鸟,只要主公有令,甘宁可用手中长刀,为主公杀尽一切可杀之人!”

    甘宁的话有点狂,李易说是神鸟把他带来了,可甘宁却是只认李易,压根不认神鸟,这在古代来说,真的是很嚣张了,然而,甘宁的狂却是出自于对李易的忠诚,是以不管陶谦也好,还是其他文武官员也罢,全都纷纷向甘宁投来赞许的目光,同时也对李易充满了羡慕。

    陶谦也是赞了声“好”,然后看着李易笑道:“襄侯有如此猛将在册,何愁不能驱逐那曹孟德?”

    李易答道:“兴霸说话比较直接,让使君笑话了,不过要说破曹,我这里还真有一人可担大任,咳,文长,跑那么远作甚,还不快来见过陶使君!”

    魏延颠颠的跑了回来,对着陶谦一拱手,道:“见过陶使君。”

    “将军免礼。”

    陶谦笑了笑,看上去热情依旧,可实际上,相对于之前的三人,陶谦看到魏延就不是那么喜欢了。

    因为之前那三人虽然不说一身正气,但他们气势很足,就像是青松翠柏,站在那里自有一股武人的傲气,可现在面前的这个家伙,陶谦总觉得他有点谄媚,而且还是显露在外的那种。

    李易有些没好气的看了魏延一眼,他当然知道魏延为何这么谄媚了,因为刚刚典韦他们都是守着李易的,结果就他魏延眼尖,直接就要奔着刘备去了,这是该说魏延聪明?懂得围魏救赵,还是说他急功近利,看到功劳连李易都不管了?

    之前李易就有注意,魏延跑出去没多久,就频频回头往他这边看,显然是也想到了这一出,于是开始纠结,害怕李易对他有不好的看法。

    李易现在管的人多了,自然不会那么小家子气,只见他对陶谦说道:“陶使君应该知道,我之前发兵荆南,一路势如破竹,长沙,桂阳二郡,直接不战而得,外人只以为我用兵如神,其实不然,我能不动刀兵轻取长沙桂阳两地,其实全是凭借魏延之谋。”

    “哦?”

    陶谦很是诧异,没想到这个谄媚的家伙还是个聪明人,忍不住稍稍高看了魏延一些。

    魏延心里有点小得意,但他被李易敲打过好几次了,那点高兴根本不敢出现在脸上,反倒是诚惶诚恐的道:“平定荆南全仰仗主公威名,至于末将那点微末计谋,实在是连锦上添花都算不上。”

    李易笑着拍拍魏延的肩膀,让他退下,然后看向明明站在原地未动,却仿佛被人群隔离出老远的刘备三人,忽然问道:“以玄德眼光来看,我这几员大将如何,可能承担重任?”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