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困境】_瘟疫法典_黄埔文学网

2【困境】

    看着前面那扇厚重的铁门,楚涵有些愣神。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早已被判定死亡,如今却又“活”了过来,任谁见了,第一反应都是发生了尸变。刚刚那些被他吓到的,就是神秘事务调查局研究部门的研究员,也难怪会第一时间呼叫警卫。

    “怎么回事?你不是已经确认过布莱德的状况了吗?”门外传来了交谈声。

    布莱德就是楚涵这具身体原主人的名字。

    “我当然确认过,还做过抑制处理!”有人答道,语气十分困惑。

    楚涵认得这个声音,这声音属于那个被他误认为“急救医生”并宣告了自己的死亡的那个研究员。

    “这情况太诡异了……你没出什么错吧?”

    “当然没有!由于这具尸体重度感染瘟疫的缘故,我还特意加重了抑制处理的效能。”“急救医生”答道。

    抑制处理……楚涵眨了眨眼,根据原主的记忆,这是一种专门处理瘟疫感染体的流程。这几个月里,研究部门一直在使用这种办法处理外勤人员带回来的感染体,以确保不会在研究过程中遭遇危险。

    “也许我们现有的手段还不足以完全应对重度感染体。”有人思索道。

    “我现在只希望里面那具活尸不要破坏我的研究笔记。”

    “等警卫吧。要是情况不好,说不好整座大楼都要被疏散……”

    又一次听到“警卫”这个词,当原主的相关记忆浮上心头,楚涵不免有些慌神。

    瘟疫已在这个小小的资源位面里肆虐了数月之久。

    在此期间,神秘事务调查局处理过超过百起尸变事件,连被带回研究中心进行研究的尸体里,也经常发生尸变事件,引发混乱。应对起来早已得心应手,游刃有余。

    负责处理研究中心相关事务的,就都是这里的警卫——更准确地说,是各个部门专门处理突发事件的快速反应小队。

    有感染体在研究过程中尸变,快速反应小队来了,无外乎是击杀,然后清除遗留疫病这么一套流程。

    但楚涵愁的不是如何证明自己不是活尸,以免遭到灭杀。

    因为这个问题根本不用证明,但凡有人再打开门好好看他一眼,就能觉察到刚刚忽视的细节——房间里的,是一个好端端的大活人。

    只要那帮警卫进来时,不会连确认也不确认就用枪把他打成筛子,那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值得担心。

    他真正愁的是该如何证明“我”是“我”!

    原主的记忆表明,类似“邪灵占据”一类的事件,在这个被黑暗笼罩的世界里层出不穷。

    总有到边缘之地执行任务的外勤人员,被黑暗中的邪物占据了身体。有的邪物只知道满足嗜血本能,最好辨认;可有的邪物却能通过吞噬身体原主人的记忆来伪装自己,回到人类世界引发更大的混乱,以满足自身对无序的渴求。

    以至于外勤人员每次出勤归来,都会接受全方位的检测,从心理压力测试再到魔法检测,一套流程下来,连潜意识都被翻了个底朝天,什么东西都藏不住。

    换言之,这才是真正的难关。

    一具早已被认定死亡的尸体莫名复活,这本身就无比诡异。这个世界可没有能让人死而复生的魔法,至少身体的原主不知道。纵览原主记忆,因瘟疫而复苏的尸体,也没有一个像他这般,“复苏”成一个大活人并保留了生前记忆的先例。

    他一定会被当成重点研究对象,以期弄清发生在他身上的诡异事件。

    在此期间,受到意识层面的检测,只是必经流程之一。

    最终谁都会发现布莱德这具躯体里,装的其实是一个来自异世界的灵魂。

    所以说,这已经不是能否能伪装自己的问题了,而是他根本就没办法伪装,遑论还对涉及到意识乃至于灵魂层面的东西一无所知。

    甚至身体的原主人,也只是一名能力稍稍出众一些的调查员,并非专业人士,对相关知识只是略有了解而已,又该如何助他逃过意识检测?

    而以原主对神秘事务调查局的了解,“魂穿”一事败露后等待着自己的,就算是相对友善的研究,并被当做是异常事物进行收容——毕竟一个异世界的灵魂占据了本世界生灵的先例还未曾有过——下场也不容乐观。

    至少他弄清穿越原因,并找到办法回家的希望,将就此破灭。他将彻底和亲朋好友,还有家里的大橘永别。

    心念至此,楚涵只觉得心中一片苦涩。

    刚刚穿越过来,新的身体还没捂热乎,连自己的处境都还没弄清,就赶上了这么一档子事,他简直要仰天长叹了。

    作为一名惯鸽,他可是很明白,这恐怕就是所谓的地狱难度开局。这要是一本小说的剧情,他一定会掐死那个狗作者。但这不是小说,他也不是小说里的主角。

    楚涵深呼吸几次,竭力平复心情,冷静下来思索对策。

    因为紧张所致,或许是肾上腺素的作用,他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倒不是怂了,一定是大脑意识到危机,让肌肉提前预热呢。

    “虽然不会被当成活尸灭杀,但隐藏是绝对隐藏不住的,迟早会暴露……”

    “必须在接受检测前逃出去,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对方的柔和处理方式上……”

    楚涵左右看看,这个房间没有窗,唯一的出口便是身前的铁门。

    铁门色泽暗淡,漆了黑色涂料,显得十分厚重。上下两条推拉式滑轨因磨损而锃光瓦亮。

    “可惜身体原主人不是超人,没法一拳轰开这扇门。”他有些遗憾,但也明白,即便如此,也还是逃不出研究中心。

    原主记忆里的研究中心,是位于总部东侧的庞大建筑群。占地面积极广,有着一座配套的宿舍楼,以及五座高逾十层的大楼,共同围成了一个带有喷泉的中央广场。

    他不知道自己正待在哪一座的哪一层里,但不管是哪,安保措施都堪称铁桶一片,连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不仅有全副武装的警卫十七个小时巡逻——在这个位面中,十七个小时是一个日照循环,也就是一天——还有密密麻麻的防护咒语阵列,想要逃出去,几乎不可能。

    毕竟研究中心的地下,就是异常事物收容部,里面关押、收容着不下百种异常事物。

    他明白,如果没能逃出去,最好的结果就是被关到那里接受研究,为这个位面的人类世界做出贡献。

    他又四下观瞧片刻,希望能发现什么刚刚忽视的细节。但这仅仅是一个研究室,除了书架、蒸汽驱动的器械和凌乱的手札笔记就再无其它,没有一个能帮他逃出生天。

    “看来只能在之后想办法逃生了……”他皱眉心想。

    但话说回来,感染瘟疫而死亡却又完全复活,可是前所未见的事情。外面的人发现他不是活尸后,必然会火速上报,消息也必定会引发轩然大波,说不好还会惊动研究部门的那几名负责人。

    想要在那之后,在检测流程开始前逃跑,无疑更不可能。

    楚涵突然心中一动,低头看向了胸口的纹身。

    这个并不存在于原主记忆中,却在他穿越后莫名浮现,还与早先梦境中那个邪恶的法阵一模一样的纹身,让他联想到了穿越者福利。这个诡异的十角星型纹身,会不会就隐藏着穿越的秘密?

    只可惜他已经记不太清梦境的内容了。

    犹豫两秒后,他将手掌抚上胸膛。指尖触及到纹身突然时,除了发现身体原主人的胸肌真是够厚实,什么异象也没发生。

    就在此时,门外再一次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就是一番问话。

    “就在里面吗?”

    “对。”

    楚涵从床上扯下摆布,围在不着寸缕的腰间,坐到了停尸床上。

    “请退后……”

    “队长,探测魔法没有检测到异常生命源。里面……没有活尸。”

    “怎么可能?再查!”

    楚涵思索了一下“布莱德·雷诺”在发现自己死而复生后,应该展现出怎样的心态。最终学着身体原主人在孤身一人处理恐怖的异常事物时的样子,先是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用双手使劲搓了搓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所幸原主做过太多次这样的动作,身体并未随着新主人的到来而有所改变,展现出一名外勤调查员应有的自我调节能力,迅速将心跳降低到了正常水平。

    楚涵长出了一口气,努力装出一副困惑而又茫然,仿佛刚从亡者的归宿重返人世,仍处于迷茫状态的样子,静静等待了起来。

    “队长,确实没有检测到异常生命源。”

    “好吧,做好准备……”

    门外的交谈仍在继续,随后就是刀剑出鞘,以及符文魔法激活时特有的短促嗡鸣。

    咔!

    门锁开启,铁门被向一侧拉开。五名全副武装的警卫瞬间将枪口齐齐指向了楚涵。

    听到声响,楚涵缓缓抬头。看着一排黑洞洞的枪口,神态中显现出明显的茫然,而后又低下了头,虚弱地说道:

    “谁能告诉我,我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警卫们瞠目结舌,目目相觑,紧接着就被那几名原先守在门口的研究人员扒拉到了一旁。

    那几张黄铜防护面具的目镜后,是充满震惊的目光,其中还混杂目睹了某种惊天现象后,独属于科研人员的热切。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