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马强的路上思考(二)_科学家闯汉末_黄埔文学网

第十三章 马强的路上思考(二)

    汉桓帝刘志当皇帝是被跋扈将军梁冀捧上去的,刘志当时坐上皇位都快哭了,因为上一个坐上皇位的就是被眼前这个笑呵呵的将军给毒杀的,恩,我的好将军,你能别笑了吗,我不喝酒的。

    刘志坐上皇位后先是战战兢兢的活了十三年。

    这十三年梁冀的权势可以说让后来的董卓都要羡慕的流口水,不仅仅一家有七侯,三后,六贵人,还有两个大将军,卿、将、尹、校者五十七人,而且四方进贡先入梁府,百官升迁先谢梁冀。

    梁冀是外戚,那么按照老祖宗光武帝的指导,刘志自然就和宦官们结合在了一起。

    其实道理很简单,宦官的权力是依附皇帝的,你梁冀再怎么样也给不了宦官权力,因为外戚的权力也是依附皇帝的,你多我就少,两边是天生不合。

    刘志在当了皇帝十三年后,在厕所中和自己最信任的宦官唐衡商量,最后找到单超、徐璜、具瑷、左悺四个宦官一起歃血为盟,发誓诛杀梁冀。

    天上的光武帝都快哭了,自己的后人居然要躲在厕所里和宦官歃血为盟,而地上的刘志更是牢牢记住了这屈辱的一幕。

    其实刘志还是不明白,梁冀是外戚,本来就是依附他存在的,因此当他长大并且下定决心除去梁冀时,梁冀是几乎没有还手之力的,因为士族在这个问题上是绝对支持刘志的。

    毕竟士族早就看丫的不爽了。

    何况这本来就是当年东汉王朝成立时就写好的剧本,大家按剧本走就是了。

    但当梁冀覆灭后,刘志看向一脸正义脸的士族们,心理很不爽了。

    好嘛,之前都干嘛去了?我这十几年天天睡觉都恨不得学后世的某人睁着眼睛,你们有谁帮过我吗?还天天去梁冀那里喝酒请安的,现在想我重用你们?做梦!

    我才不用你们呢,我要用我的好兄弟们!

    刘志的好兄弟是谁呢?当然就是歃血为盟的那五个宦官。

    得嘞,先是这五人都被封为侯,汉朝的侯是有封土的,既然有了封土,就得有继承人啊,宦官是没有后人,不代表没有家人,没亲生的就过继一个,你不能只安排一个继子啊,这四大姑八大姨的都要安排,位置从哪里来,还不得从世家豪门手里拿。

    前面说了,东汉的世家在百年儒学的熏陶下,已经有了底线,毕竟大家都是世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大家的利益都是互相照顾着,但还没被熏陶过的宦官家人可是没有底线的,习惯了东汉士族官员的世家们第一次尝试起西汉式的官员作风。

    士族开始反击了,先是东郡白马县县令李云第一个出来弹劾宦官,刘志挥挥手,抓起来给我打。

    弘农郡五官掾杜众又站出来表示李云说的对,刘志再次挥挥手,再抓再打。

    啊呀哈,玩真的?士族领袖出场,弘农杨氏代表太常杨秉、汝南陈氏代表大鸿胪陈蕃等人开始下场,这场斗争持续了数年,可以说激烈之极。

    激烈在什么地方呢,激烈在这段时间洛阳城见鬼了一般火灾不断,甚至在一年的正月里烧了三把火。

    这些火烧的刘志没了脾气,因为按照董仲舒的天人感应原理,这是皇帝失德啊。

    刘志也试过让大臣背锅,但不管撤了哪个大臣都没用,可见鬼的是只要他一撤宦官支持的人就可以安稳一段时间。

    这斗争的五年里,那些在厕所中和刘志歃血为盟的五侯在死了四个,刘志为了让硕果仅存的具瑗活下来,将其贬职令其回家,在这一次的士族和宦官的战斗中,士族全面胜利。

    谁都不傻,刘志明白是怎么回事也没办法,只能暗暗记下,梁冀他能忍十三年,现在对付士族一样可以。

    士族们在此时此刻的确飘了,外戚消失了,宦官也消失了,没有了外戚和宦官的皇帝....那就是用来繁衍后代的!

    那就好好的繁衍后代吧,已经三十而立的刘志,此时依旧没有儿子,在之前是因为惧怕梁冀,只敢宠幸梁冀的妹妹梁皇后,但怨恨梁冀之下又怎么可能真的宠爱梁皇后呢,梁皇后没几年就郁郁寡欢的病逝了,同年就是刘志诛杀梁冀的时候。

    诛杀完梁冀后,刘志把还叫梁猛女的邓猛女立为皇后,刘志对她抱有很大的期待,一方面是因为邓猛女容貌绝色,另外一方面是邓猛女,不,梁猛女是昔日少有的对刘志极为温顺的梁家人。

    但姓梁还是不好,刘志让梁猛女改叫薄猛女,这个薄是取自汉文帝生母,是西汉著名的贤后,这是极希望梁猛女为他生儿子,还希望她贤惠,并且隐隐许诺只要生下儿子就是太子!

    但刘志大概忘记了,西汉除了汉文帝生母这个薄皇后外,还有一个汉景帝的薄皇后,后来的事情表示,此时叫薄猛女走的是汉景帝的薄皇后的路。

    没过多久,有人上奏说薄皇后其实是和熹皇后邓绥从侄邓香之女,不需要改姓,刘志又让她叫回邓猛女。

    古人认为取名字的好坏会影响一生,刘志是皇帝,既然给邓猛女用了薄姓,那么命运就开始了。

    刘志是个男人,还是个皇帝,你这要他专情实在太难了,没多久刘志就又宠爱起新人郭贵人,本以为有过患难的薄猛女又妒又狠,宫心计开始上演,这天天两边撕的啊,让本来就因为士族和宦官斗争不顺心的刘志更加烦闷了。

    说到底,女人最大的武器是温柔,如果放弃了温柔改用骄横,那么男人就会告诉你什么叫真正的横。

    延熹八年,因为五侯陆续死亡而烦闷无比的刘志看着邓猛女发现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丫的,那些大臣我治不了,我还治不了你?刘志一道圣旨将邓猛女打入了冷宫,原来因为邓猛女而封侯的邓家人也纷纷入狱,说到底,外戚的力量是皇权的影子,如果一个皇后即不能让皇帝欢心,家人还不能帮皇帝在朝堂上冲锋陷阵,又没有一个强大的子嗣,那么被废就是迟早的事情。

    邓猛女最后还是没有辜负薄皇后的姓氏,和薄皇后一样走上了被废的结局。

    刘志不能没皇后啊,环绕一周,王贵人也很烦,现在的刘志喜欢上了年轻乖巧的田圣,田圣没法不乖巧,她出身平民,连寒门都算不上。

    在马强读书的时候曾经看过有人在网上说现在寒门再难出贵子,以此话来说教育资源的不平衡,先不说平衡的问题,首先,后世的人就没几个可以说自己出身寒门的。

    寒门也是有门的,古代还有句话叫上品无寒门,但这句话还有下半句,那就是下品无势族,寒门实际上是指世代担任六百石以下官职的家族,而五百石便是县令了,也就是说,你要说自己出身寒门,那最少三代内有两个处级干部,恩....反正马强家里是没有的。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