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沧浪之主_被迫成为剑修之后_黄埔文学网

第四百三十五章 沧浪之主

    秦漓看了眼手中的问仙剑,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剑又递给了段决,笑道,“那就麻烦段阁主了。”

    段决接过剑来,微醺的眸光在剑刃上轻轻扫过,在这一瞬间,也不知他是回忆起了什么,脸上竟是浮现出了隐隐自嘲的表情来。

    甚至,还有几分怀念与……落寞?

    秦漓看了他一眼,却并没有多问,正如段决所言,每个人活在这世上都有自己的难处。

    既然他没有主动提起,她也不必打扰他的平静。

    也不知段决此时是真的醉了,还是在装醉,秦漓把剑给他以后,他便摇摇晃晃的又走了回去,一手执剑,一手提着一壶酒,走了没几步,就随意的坐在了地上,低着头久久的看着手中的问仙剑,没有要搭理秦漓的意思。

    秦漓见状,便拉着问仙主动走了出去。

    等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藏剑阁后,段决才缓缓抬起头来,一双黝黑的瞳孔此时已经完全变成了金色,若是细细看去,不难发现这抹稍显暗沉的金色中,还掺杂着几分漆黑的邪气。

    这样的金色,显然是不同于龙族那种宛如太阳般的,十分纯粹的金色。

    段决表情淡然而平静,原本微醺的眼眸也变得清明起来,他下意识握紧手中的问仙剑,喃喃自语道,“原来是因为你们吗……”

    “龙族那些家伙……真是想想就让人火大啊……”

    不知是想起了什么,段决突然变得有些烦躁,而与此同时,藏剑阁所镇压的锻剑池,就像是感应到了段决心境的变化,原本平静的池水,也突然开始狂躁起来,一个又一个熔岩凝聚成的水泡剧烈炸裂,扰的整个藏剑峰都焦灼起来,空气中的热浪一波接着一波向外扩散,山中的温度也跟着连连攀升,到最后,竟然在空气中形成了肉眼可见的热气。

    只是段决此时正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并没有发现锻剑池的异常,他抿紧唇角,久久盯着问仙剑看,眼眸忽明忽暗的,也不知是在纠结何事。

    突然,他身后的空气扭曲了一瞬,紧接着一团诡异的黑影在空中若隐若现的浮动,带着浓重的死气,却又充满了生气,两种本不该同时存在于一体的气息竟然奇迹般的出现在了这团黑影上。

    简直就像是……生死大道凝聚成了实体般。

    “是谁!”

    段决猛然回神,执着问仙剑急忙转身后退几步,冷着脸看向背后的黑影,一双金色的瞳孔也瞬间竖起,杀气四溢。

    “是来帮你摆脱迷茫的人。”

    黑影发出了十分平静淡漠的声音,不难听出,它的主人一定是一位情感极其冷漠,甚至可以说是理智到没有任何感情的人。

    “帮我摆脱迷茫?”段决微眯起眼,冷笑一声,“你倒是狂妄。”

    “龙族……”黑影没有理会他,而是自顾自言道,“你很恨龙族吧。”

    “也对,毕竟如果不是他们的话,你也不会被封印于此上万年,永生永世被困在这荒芜凄凉的藏剑峰,永生永世,都得不到真正的自由。”

    “世人都说龙族曾在藏剑峰镇压了一位极其凶恶邪佞的大妖怪,而藏剑阁沧浪一脉的掌剑人,便是负责看守封印的守峰人。”

    黑影说着一顿,像是在仔细端详段决的表情变化,见对方眼眸闪烁了一瞬,就像是被他说中了最大的秘密般,他才满意的继续说道,“可这些愚昧的世人,却并不知道,他们所信奉尊崇的沧浪掌剑人,正是被镇压于此的大妖怪。”

    “或者说,是被龙族关押囚禁在这藏剑峰锻剑池下的,昔日的沧浪之主……”黑影说到这里又是一顿,像是故意玩弄人心一样,停留半晌,才慢条斯理的缓缓接道,“龙诀。”

    听到这个名字,段决瞳孔猛地缩紧,心境有一瞬的大乱,同时,楼阁之下的锻剑池感应到段决的变化,也猛地震动了一下,搅得整个藏剑峰都轻微摇晃起来。

    “龙诀……”段决缓缓念出这个名字,恍神了一瞬后又很快将心境重新平复下来,然后冷眼看向黑影,否认道,“我不认识什么龙诀。”

    “这里只有段决。”

    “我也不知道什么沧浪之主,在这藏剑峰上,只有沧浪一脉的掌剑人。”

    “呵。”

    黑影轻笑一声,语气竟带着几分怜悯,“竟然把自己的名字也舍弃了,看来你当真是恨极了龙族。”

    “沧浪之主,没想到不过是万年的时光,你就已经完全忘记了属于自己的荣耀了吗。”

    段决闻言沉默一瞬,抬眸淡漠的说道,“荣耀?如果你觉得那种东西也能算作是荣耀的话,那就证明,你蛊惑人心的能耐,也不过如此。”

    “呵呵,究竟是我没能探破你的心境在胡言乱语,还是你在极力狡辩,我们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吗。”

    黑影说着晃动一瞬,从自己的黑雾中缓缓分出了一缕极为浓郁的死气,漂浮着送到了段决面前。

    “将这缕死气注入问仙剑中,你就能够得到解脱,从龙族的封印中获得自由,重新恢复自己沧浪之主的身份,甚至,你还可以走出这藏剑峰去向龙族复仇。”

    “当然,如果你不这样做的话,我也不会强迫你,选择权在你的手上,龙诀……不,我还是叫你段决比较好,毕竟这也是你自己的意愿呢。”

    段决淡淡的扫了那抹死气一眼,并无动作,他又看向黑影,问道,“你究竟是谁,又有何目的?”

    “我吗?说来我最近似乎新得了一个名号,是叫什么来着?啊,我想起来了,好像是叫做灭世者。”

    “灭世者?”段决冷笑一声,“真是大言不惭。”

    “这可不是我自封的称号,我也是很无辜的。”黑影晃动了一下,像是发出了笑声,“至于我的目的……我只是单纯的好奇,你会如何选择而已。”

    “是接受我的请求,向龙族复仇,还是拒绝我,继续被镇压在这藏剑峰下,永世不得自由,直到神形俱灭,魂飞魄散。”

    “我真的很好奇,你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段决闻言微微蹙眉,厌恶的“啧”了一声,“真是令人浑身上下都不舒服的家伙,你和你那变态的恶趣味,简直让我作呕。”

    “随你怎么说吧。”黑影并不在乎段决对自己的评价,他只是极为冷漠,极为平静的说道,“我也只是,给你提供了一个选择而已。”

    话落,空间再次扭曲了一瞬,黑影也随之消失不见,再无一点气息,仅留下了那一抹死气,静静的漂浮在空中,等待着某人的抉择。

    选择吗?

    段决面色复杂晦暗的盯着死气看了许久,直到手中的问仙剑突然发出了一声清唳的龙吟,他才猛然回过神来。

    这声龙吟来的急促而威严,就像是在警告着他什么一样。

    段决眼眸一暗,死死握住了手中由无数龙族血肉筋骨铸成的剑,他沉默了半晌,然后轻蔑一笑,“变成这样还要来威胁我吗,龙族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狂妄自大啊。”

    话落,他眸色暗沉下来,最后又深深看了问仙剑一眼,便再无犹豫的伸出手,缓缓向着漂浮在空中的死气探去……
章节列表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