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流逝(太难了。)_我在沙漠种树那些年_黄埔文学网

第一百五十四章 流逝(太难了。)

    被问到自己沉睡的地方是不是地宫,辰隗也不好骗她,主要是现在她也不好骗了,在她眼皮底下造个地宫这么大的动作,很难不让她察觉到。因此辰隗只好对吕淑说实话了。

    “这个到不是。那时候的我万念俱灰,怎么会有闲情逸致给自己造一个宫殿。找了个能盛下自己的容器便躺了进去,草率得很。”

    虽然他如此说,吕淑才不会就这么轻易就相信了呢!要知道辰隗这个人啊!总在一些地方特别地夸张,所以他肯定不是只是有个可以容纳他的器具,至于还有什么,吕淑还真想不出来。

    毕竟她不知道一个丧尸除了喜欢人肉,人血之外还有什么值得他喜欢的,总不能是金银珠宝,各种玉石吧?

    想想一只丧尸躺在一堆金灿灿的东西上,怎么都觉得好笑。不过她相信辰隗即便是成了丧尸也不会如此俗气的。

    “真的?”吕淑对他沉睡的地方,充满了好奇。

    “好吧!我陪你一起去好了。”

    于是原本的二层唐风小木楼被吕淑收近了自己小小的洞府。呵呵,闭关十年可不是白闭的,吕淑自然是察觉到了自己拥有了比空间更加高级的洞府。十年的蕴养,原本缩水到一亩地的洞府已经是最开始的十几倍了。当然这比起辰隗的洞府来说实在是太小了,辰隗那洞府无边无沿,自己的实在比不过,但放个二层小楼还是跟轻松的。

    没有了小楼的遮挡,下面一小块光裸沙土地暴露了出来。

    辰隗心念一动,土地分裂开来,呈现出倒梯台的轮廓,一层层的台阶现在两人所在的这一面,一直延伸到地步。

    看着有些黑乎乎的梯台底部,吕淑目测至少有个五六百米的深度。神奇的是没有一点水分渗透出来,好似这个地方原本就是如此干燥的样子。她看着着黑乎乎的巨坑,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坑底放置的事物的轮廓,似乎是个发白光的长方体。

    “那就是你放身体的东西?”吕淑指着下面看不清晰的东西如此问道。

    辰隗点头,“嗯,走吧!我们一起下去。”

    说完他牵起吕淑的手,带着她一步一步向下走去,虽不知道他为何不使用法力,但吕淑还是顺着他牵着自己的力道,一起向下走去。

    两人的脚程不算慢,不过是半个小时之后便已经来到底部,靠近了,吕淑才将坑底事物的全貌看清楚。原来辰隗嘴里随便找的容器便是这个样子。摆放在两人面前的玉棺,被下面的土台呈着,高度达到了吕淑的胸口。若说这个容器找得随便吕淑是不相信的,毕竟这样大的玉石怎么会好找呢!但要说找它找得精细,又不能说太精细,毕竟这个玉棺外没有怎么打磨,说它是玉棺都是因为它的作用是盛放了辰隗休眠的身体。

    这玉棺的样子从外面来看还是一块巨大的长方形石头,天然的石头纹理,没有一点人工雕琢的痕迹,若是将它放在世人面前能辨别出它的用途的人怕是万人不见其一。

    “哇,你从哪里找来的玉石,好大啊!你在里面是不是还放了其他的玉石啊?原来相比金灿灿的黄金你更喜欢玉石啊!”看到这么大的玉石,吕淑一激动将自己原本想象的他躺在黄金里的画面在脑中再次过了一遍,没能抑制住脱口说出了自己的感慨。说完她便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希望辰隗没有注意到自己说了什么。

    可惜事与愿违,辰隗又岂会是那种耳聋眼花之人。

    “嗯?”一个带着长尾的疑问拖音,让吕淑一下子腿软了。她知道他这是听到自己说的话了,她要倒霉了。

    原本围着大石头参观的吕淑,假装自己没有听到他的疑问,默不作声地绕到了辰隗对面最远的地方。两个人之间隔着一块巨大的玉石,两两相望。

    见她这个样子,辰隗还有什么不懂的,便是她耍赖罢了。隔着石头辰隗冲她笑笑,有种奇特的意味在这笑容里面,站他对面的吕淑没能领会到这点深意,冲他笑得傻乎乎的。

    等辰隗向她招手示意她到他身边去的时候,吕淑没有一点犹豫地走过去了,不知道她刚刚多远了有什么作用,纯粹是想站到他对面看看他吗?

    “这石头不能随意碰。”吕淑站在辰隗身边,当她要用手摸摸这块巨大的玉石的时候,他伸手拦住了吕淑。

    “怎么了?为何不能碰?”被抓着自己的小手,吕淑也不恼等着他给自己解释。

    “上面的封印还没有解开。”

    吕淑左看看右看看,怎么看这块玉石都普通的不得了,原本在远处觉得它散发着光晕,近了却什么也没有了,完全看不出封印在哪里来。

    “我怎么什么也没看出来。”最后吕淑得出这么个结论,她还是太弱了,不然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不要急,迟早你会开出来的。”辰隗揉揉她的脑袋安慰她。

    说起上面的封印,还真不是辰隗自己下的,毕竟这种东西是他们十二位神君到了下方各个世界中都会有的被动技能,这个技能说实话一般还真用不上,只有想辰隗这种情况,神君在下方世界中进行休眠的时候它才回自动蹦出了。

    这个技能的作用便是在神君没有自主意识的时候将他们的神力封锁在他们身体里面,免得神力不小心跑出来导致整个世界天崩地裂甚至坍塌消失。

    毕竟谁也不知道自己在睡觉的时候,会不会突然打个喷嚏或者通个气更甚者出来梦游。若是一般人还好,但他们是神君,要是这些事情他们来做后果可是难以估量的,到时候睡一觉将自己睡到时空之河里,万一溺水了可怎么好。

    所以说这个技能是保护各界保护神君的一种手段。当然了也是一种限制,想要解开这种限制自然需要它认为神君醒过来了。若是其他人随便去碰,它会认为来人想要伤害神君毁灭世界,对来人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不过这种封印的解法辰隗曾经教过其他十一位神君,这让其他神君以为这个封印是辰隗自己下的,而他们每次去往其他世界的时候又未曾沉睡过,是以都误会了。

    他将自己的手覆盖到整个石头上唯一不是白色的地方,然后整个石头散过几层光波,玉石的颜色渐渐暗淡下来,吕淑这时候发现原来的玉石没有那么透亮了,似乎蒙上了一层灰色一样。

    “这边可以了?”她觉得这封印解的也太过容易了吧!

    辰隗点头,然后推动整个石头上方作为盖子的那部分,随着玉石的摩擦声,玉棺盖已经敞开二分之一了,吕淑凑过来想看看里面的辰隗是什么模样。

    当她来到玉棺边沿,探头向里看的时候,感觉到一股吸力,慌乱中她抓住了辰隗的手臂,接下来的事情却让她大吃一惊。
章节列表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