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凰临天下(39)_快穿之男神给个面子_黄埔文学网

第664章:凰临天下(39)

    叶兰心里慌得不行,唯恐被厌弃,从此打入冷宫,头也因此更低了一些,就快贴在地板上了。

    边上的路人也承受着极大压力,见戏不好看了,赶忙离开。

    落星指尖敲击着扶手,“既然不想去,还怵在这干什么,是要孤派人抬你入府吗?”

    “。是,妾身这就回自己的院子,还请殿下不要生妾身的气。”

    叶兰连滚带爬的跑进太女府,身形快速消失在众人眼中。

    落星眉心拧了一下,还是尽早把人安置了才好,不然崽到时候嫁进来肯定不高兴。

    每个位面的崽都可难哄了。

    陌玉有怀疑落星是那晚的女子,但这个怀疑并没有被证实,所以他倒是没觉得有什么。

    这些皇女十五岁就专门安排了人启蒙,以凰月太女的年纪,府里有十几个侍君都不足以为奇。

    不过……

    若她真的是,那自己该如何自处?

    陌玉不由咬紧了下唇,一双眸子略带忧虑的盯着落星看。

    好在吃瓜群众都已经走了,不然他只身上太女府的事,真能传出十八个桃色版本,并被世人敲下实锤。

    “噗嗤~”落星的笑声,打断陌玉的思绪,“陌玉公子,这般看着我,可是受惊了?”

    陌玉左右看了一眼,把还捂着脸的手放下,“太女殿下不是应当先代你的侍君向我道歉吗?”

    他可是在这里被那个什么兰侍君足足骂了有一刻钟。

    出于礼貌,也应该道歉吧。

    “道歉?为什么要道歉?”

    “!!!”

    陌玉一双眸子陡然瞪得老大,这人怎突然就觉得说话无礼至极!

    “刚才那人,他当着众人的面骂我,你不应该道歉吗?”

    “又不是我骂的。”

    陌玉:“……”

    他错了,什么端方大度,分明就是虚伪无耻。

    陌玉气得不能自已。

    “对,不是太女殿下您骂的,可那人是你的侍君。”

    落星扫了一眼陌玉的身体,意味不明,“侍过寝的才算。”比如你。

    若是你当街骂人,我肯定代你……骂得更狠点。

    【噗……咳咳咳~】凤梧笑喷,乐极生悲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个不停。

    落星屏蔽他的声音。

    陌玉感觉自己受到了亵渎,都忘了自己是来干嘛的,一跺脚,一甩袖,气哼哼的走了。

    落星含笑注视着人离开,直到看不到人影,这才让小雀推轮椅进府。

    严豆豆气喘吁吁的跑到太女府,府门口安静一片,完全看不到那种一个男子泼夫骂街的盛景。

    她努了一下嘴,走到落星身后推轮椅,“殿下,怎么外面一个人都没看到,您刚才不会是故意支开奴的吧。”她还想看殿下冲冠一怒为蓝颜的。

    “嗯。”

    “嗯?”嗯是个什么意思,是故意还是不是故意?

    “就是故意的。”

    得到准确答案,严豆豆小脸垮下去,“……殿下,您为什么要支开奴呀?”

    “女卫打侍君,太丢脸了。”严豆豆知道她对陌玉的看重,看到叶兰去扯陌玉的面纱,一准冲上前把叶兰踹飞。

    陌玉提前来凰月国都的事,还不能让人知道,所以陌玉不能引起太多人注意。

    “女卫打侍君?小雀,你打兰侍君了?”

    小雀抽了抽嘴角,殿下这是在说您冲动好不啦。

    她没敢点明,“严女卫大人,奴还要去站岗,就先走了。”

    “真是的,怎么不说呀,到底打没打?”

    落星摇头,自己去推轮椅,“你去把叶竹和叶兰安置一下,青阳山景色不错,让他们好生去那里踏青。”

    这两个人本是凰落星的侍君,对凰落星一心一意,他们安心在太女府里待着,她可以给他们一份生前的体面。

    可此刻影响到崽的心情了,她也便容他们不得了。

    严豆豆眨巴一下眼睛,此刻才清晰深刻的意识到陌玉公子在殿下心头的分量。

    之前两位侍君,殿下虽然不喜欢,却也只是避着,这把人送走,对男子而言,是极大的羞辱。

    殿下再怎么生气的时候,都会给人一分体面,此刻半点颜面不留,看来是处于暴怒状态了。

    陌玉公子真有本事,能让清心寡欲的殿下,为他如此。

    严豆豆把落星送回房,立即去请两位名为郊游实为送走的两位侍君上马车。

    叶兰在大门外就听到落星要送他去青阳山,他哪里肯上马车,在房间里一哭二闹三上吊。

    严豆豆本就不是个会和人啰嗦的人,一个手刀劈下去,将人劈晕,直接丢上马车。

    叶竹没有闹,神色平静的看着严豆豆,“严女卫大人,殿下还会接我们回来吗?”

    “殿下说了,日后权位中心,难免勾心斗角,殿下希望你们能够像凤君一样,永保赤忱热诚之心。”

    叶竹眼眶一下就红了,眼泪从眼角滑落,对着落星院落的方位跪下,“妾身多谢殿下。”

    他早就知道,她是一个专情的女子,这于他们而言,是幸运也是不幸。

    他原以为,他能够靠着长年累月的相处去打动她,可此刻长年累月,也只有他和阿兰相依为命了。

    他不敢争不敢抢,亦不敢闹,他的母族不过是个小小的地方官员,他怕他再惹怒她,她连他的家人也容不下。

    因为,最深情的人,也最无情。

    严豆豆心里叹口气,可也说不得什么,殿下的决定,她只要照办即可,这两位侍君轮不上她来同情。

    “竹侍君,时候不早了,上马车吧。”

    把两人都请上了车,严豆豆把人交给了两个女卫护送,回到落星院子里暗中保护落星。

    -

    陌玉回到自己的客房,心头还是意难平,“小瑶,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没有礼貌皇室女子?若不是看那是太女侍君,我才不会忍他那么久。”

    小瑶低着头偷笑,“主子,奴倒是觉得凰月国太女殿下挺有威严的。”

    “小瑶!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小瑶眨巴眨巴眼,“奴没有啊,当时太女出现,八方寂静,那些路人大气都不敢出,咱们太女殿下走在街上,都没有这样的威慑,这说明这些百姓是在打心眼里敬重他们的太女殿下。”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