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因祸得福_静默霜胜雪_黄埔文学网

第一百一十一章 因祸得福

    第一百一十一章 因祸得福

    冷默席双和小六虽然比原计划晚了几天回去,但清吾长老却丝毫都不在意。一是觉得他们几个成不了大事儿,二是觉得檀元殿的那些人很是碍眼,要是他们永远都别回来,那他就要大摆个三天三夜的宴席了。

    但是身为管事儿的大长老,他心里再讨厌檀元殿的那几个,面子功夫也是要做足了的。

    “你们几个在山下玩儿可还尽兴儿啊?”

    要不是他们几个心里都清楚清吾长老的心思,怕是要误以为他对他们几个有多么关心了呢!

    “多谢大长老关心,我们师兄妹几个确是领略了山下的风土人情。”冷默淡淡地说道,面上虽没有任何表情,但也还算恭敬,清吾长老也没得挑刺。

    只是,他突然把视线移到了席双的身上。刚刚冷默和冷六都跟他问安了,好像独独这个冷霜只是跟着行礼,却一言不发,还带着面纱?!岂有此理,这不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吗?!怎么?下了一趟山,胆子肥了?!

    其实清吾长老不知道,那檀元殿一个个都不是什么胆小怕事之人,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戏好罢了!

    “小霜,你怎么不说话啊?怎么还带着面纱?”

    清吾长老微怒,胡子微微上翘。冷默忙把席双掩到身后,上前一步,抱拳作揖,恭恭敬敬地说道:“是冷默没有照顾好师妹,让师妹受了伤,还伤了嗓子,还请大长老降罪。”

    “哦?”清吾挑了挑眉,看了看冷默,又看了看席双,只见席双带着面纱,眼眉低垂,确实是像受伤了。不过他可不在乎,他本来看这冷霜还算机灵,本想收入麾下的,这下倒也没有必要了,反正檀元殿的人都没有什么威胁了。

    不过他还是假意关系,让人拿了药给席双,“既然受了伤,就好好养着,等会儿派个医女去檀元殿瞧瞧。”

    冷默替席双接过了药,他们三个谢过后便退了下去。如果他们知道清吾长老是因为席双成了哑巴而放弃了挖墙脚的念头的话,估计都要谢谢风雪了。

    不过冷默可不认为清吾会安什么好心,不过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罢了。一回到檀元殿,他便躲过清吾长老的眼线,把那瓶药处理干净了。

    席双本还觉得可惜,她还想研究研究清吾长老的药的呢!比起没得研究药理,她更害怕师兄生气浑身冒冷气呢!

    他们前脚刚到檀元殿,医女后脚就来了。

    冷默和席双相视一笑,看来这清吾长老对他们警惕心很重呀,似乎不相信他们所说。不过席双也是大大方方地伸出手,任由医女把脉。这次他们可没有欺骗清吾长老啊,她是真真真真的哑了,关键是这次她自己都还搞不拎清中的是什么毒,更别提治疗了。

    只见医女皱了皱眉,表示这脸上的伤能治,但免不了留疤,可是这嗓子恐怕是彻彻底底地毁了。

    冷默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而席双看起来似乎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医女走了,小六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回屋一沾枕头就睡着了。主人失踪的这几天他可是寝食难安,这下要好好补一补觉了。而席双则拉着冷默到了药室。

    她不容反对地指了指席子,冷默笑了笑,只好乖乖地坐了下来。

    席双忙着翻箱倒柜地取药,而冷默斜倚在案上,笑着看着席双忙碌的样子,虽然眼前有些模糊,但好歹还是能看清那抹窈窕的身影。

    只见席双弯着腰,聚精会神地研磨着药,一丝秀发不经意间垂了下来。冷默忍不住上前,将她的碎发轻轻地撩到了而后,席双冲他甜甜一笑。冷默只觉得她如花的笑靥在夕阳的映照下,愈发熠熠生辉了。也许这便是岁月静好的样子吧!冷默有种从后面环抱住她的芊芊细腰的冲动,最后却还是忍住了。

    席双指了指冷默的肩头,冷默自觉地脱下了上衣,露出了健硕的身躯。席双的脸微微有些泛红,但还是低着头,淡定自若地替他上药。而冷默的眼神就没有在她的身上移开过。

    “冷默!!!冷霜!!!冷六!!!”

    药室的岁月静好一下子被外面的喧嚣所打破。刚刚进入梦乡的小六一个激灵,惊坐了起来。

    “双儿别怕。”冷默三两下穿好衣服,替席双带好了面纱,牵着她走了出去。

    “盛大师兄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是有何事啊?”冷默一般不屑于和盛茗逞口舌之快,但现在身后有了席双,他不能让人看轻了他们,而肆无忌惮地欺负双儿。

    “没事儿就不能来啦?!”盛茗气势凛人,伸手就要去抓冷默后面的席双,却被冷默及时地挡住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听闻师妹受伤了,我来关心一下不行吗?!”盛茗气急败坏,怒目圆睁地瞪着冷默,而冷默就像一块儿棉花一样,不为所动。

    只是身后的席双摘下了面纱,站到了冷默的面前。而盛茗见了她脸上那道狰狞的伤口也是有几分嫌弃地往后退了退,而他身后的小喽啰们也是发出了“咦”的声音,不过席双也是毫不在乎,只要能摆脱掉这个讨厌的盛茗,毁了容又如何?!

    “哟,这不是我们冷霜嘛!我们的席小小姐,丢了身份不说,脸都毁了啊!”

    盛茗身后传来尖利刻薄的女声,的、跟班们自觉地让出一条道来。不用说都知道是谁,除了陆琼没有第二人了。她的病已经被治好了,现在也能出来招摇了,听说席双毁了容貌和嗓子哪有亲眼见到来得让她心里爽快啊!再说了,自从那次失手之后,她也不打算再和席双表面修好,玩儿阴的了,索性破罐子破摔,摆到了台面上来了,毕竟她也知道,席双不是傻子,不会看不穿,她可不是那种吃了一堑却不长一智的人。

    席双看见陆琼,微微地皱了皱眉。她一直不愿意相信,和她相处了这么多年的陆琼竟然是这样的尖酸刻薄之人,但事实就摆在了眼前。说实话,要不是陆琼,席双根本就不会知道陆琼一直喜欢着木大哥,更加不会知道木大哥心里的那个人是自己。

    “说实话,我还不习惯叫你冷霜呢!你说是吧,席双?不过你这小脸儿毁得哟!啧啧啧,怕是要留疤吧!”陆琼死死地捏着席双的下巴,尖锐的指甲嵌进了席双的下巴里,而席双却默不作声。冷默本想上前阻止,却被席双的一个眼神按在了原地不动。

    “席双,你变得这么丑了,这回就算你出现在木子贤的面前,他对你怕也是喜欢不起来了吧!哈哈哈——”陆琼松开了手,用力过大,席双被她推在了地上。

    盛茗虽然有点儿不舍得席双那张倾国倾城的脸毁了,但转念一想,她毁了容,嫁不出去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偷偷爬上了自己的床了,也省得他费尽心力了。

    领头的都走了,那些跟班也都是白了席双和冷默一眼,纷纷嫌弃地走了开。席双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她可是第一次尝到备受白眼的感觉呢!不过那又怎么样,反正她的目的达到了,想必之后盛茗也不会非要她不可了,而陆琼也不会要她非死不可了。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冷默扶起了席双,眉头紧锁着,别人也许并没有在意,但冷默却听得一清二楚,这陆琼的话里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加上在离国的时候风雪所说的,看来双儿还是不信任自己啊!瞒了自己这么多事情,他的事情她却是一清二楚。冷默突然觉得心里有点儿不平衡了。

    而席双感受到冷默周身的冷气,看着他紧蹙的眉头,突然有些心虚了,她朝冷默笑了笑,心中暗骂陆琼,怎么什么事儿都往外说?!!她本还和师兄说互不隐瞒的呢,这一下隐瞒了师兄这么多事儿,还被师兄知道了个十有八九,她这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啊!席双心中叫苦不迭,表面上还是强装淡定。

    师兄低气压地在前面走着,席双也垂着头在后面跟着,心里不禁叫喊着:我有苦衷的啊!张了张嘴,可奈何嗓子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乖乖地任师兄处置了。

    而在离国皇宫,也上演了后宫勾心斗角最常用的戏码。

    因为龙宣敬不日便要启程回龙国了,但离国皇后见这女儿和龙国太子的婚事还没定下来,心中暗骂离帝不上心。其实离帝也是无可奈何啊!但离后可不是离帝,总想着以大局为重,在她的眼里,她的一双儿女比什么都重要。在离悦的软磨硬泡下,离后在后宫办了一场践行宴,其实这不甚符合礼数,但离帝知道她为女儿的婚事焦心,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她去了。

    龙宣敬虽然很不喜欢这种场合,但无奈他身居高位,不仅是龙国太子,现下还是龙离两国的使臣,不得不应了离后的邀约。只是不管离后如何说,他都没有丝毫松口,明摆着“我不想纳妃”,离后也是有些尴尬,只是有些人却一点儿都看不懂龙宣敬的不耐烦,还腆着脸贴了上去。

    “敬哥哥,悦儿前些日子学了支舞,想献给父皇,想着敬哥哥的品味和父皇应该不相上下,想跳给您看看。”离悦咬了咬红唇,“看看您是否喜欢。”

    “公主殿下这声‘敬哥哥’,本宫可担待不起。再者,我这品味还不敢跟离帝相提并论,也不甚懂舞。”

    龙宣敬想都没想,直接驳了她的话请求,离悦脸上一阵尴尬,最后还是皇后放下身段,打了圆场。

    “悦儿也是一心为了讨父皇喜爱的,这成天的要本宫指点,奈何本宫并非男子,也不知道皇上是否喜欢,还请太子殿下稍作指点。”离后强忍着眼底的怒意,毕竟她还是需要这龙国太子这个驸马的。

    “多谢离后抬爱,那宣敬便恭敬不如从命了。”龙宣敬耐着性子,无可奈何,为了两国交好,他不能得罪了离帝,那离后也是同样不能得罪的。

    一曲舞罢,离悦小脸绯红地看着龙宣敬,龙宣敬只是面无表情地说道:“公主殿下这舞甚好,本宫相信离国皇帝会喜欢的。”其实他刚才根本没怎么看离悦跳舞,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不知道双儿跳起舞来是怎么样的呢?他还没有看过她翩然起舞的样子呢!

    龙宣敬瞥了一眼乔威,只见他眼神有些不对,似乎在回忆着什么,顺着他的视线看见了刚刚抚琴的绿衣女子。

    “刚刚的琴声甚是美妙,不知抚琴的是?”龙宣敬觉得那个女子有些面熟,但一时也叫不出名字来。

    “哦,那是离宁,齐妃所出。宁儿,还不来拜见龙国太子?”离后瞥了一眼离宁,语气冷冷的,离宁赶紧低下了头,离后心中冷哼,“和她娘一样的勾引男人的贱骨头。”

    “离宁参见太子殿下。”

    “免礼。”龙宣敬扬了扬手,只见这离宁偷偷瞟着乔威,而乔威的眼神自从那曲开始的时候,就没有离开过离宁。龙宣敬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看来这两人,有故事啊!

    龙宣敬心生一计。

    “公主可否抬头,让本宫好好瞧瞧?”龙宣敬见一旁站着的离悦脸都扭曲变形了,心中暗暗地笑着。没有办法,想要有情人终成眷属,他只能使点儿手段了。

    “嗯,离国公主果然是不一般啊!”龙宣敬故意一脸欣赏的样子,而离悦已经气地牙痒痒了,丝毫都按耐不住了。离后也是皱起了眉头,这母亲和自己抢男人,连生出来的女儿都要跟自己的女儿抢男人,真是狐媚子!

    果不其然,没有一炷香的功夫,离宁和离悦前后脚离席了。龙宣敬挑了挑眉,抿了一口酒,看来好戏要上演了。

    不多时,便有宫女太监匆匆忙忙地赶来,说是大公主落水了。

    一听这事儿,所有人都上前查看去了,乔威更是用上了轻功,而龙宣敬则是跟在人后,慢慢地往落水点走去。

    只见离宁一个劲儿地在水里扑腾着,已经呛了好几口水了,而离悦差人找了些五大三粗的侍卫来,就在侍卫想跳下去就离宁的时候,一抹身影如鹰般俯身而下,抱起离宁,旋着水涡,跃出了水面。

    龙宣敬笑了笑,这下可以名正言顺地帮乔威讨到心上人了。

    离国男女大妨甚严,而落水湿了身的离大公主被龙国太子的贴身侍卫救起的消息也传遍了整个皇宫,离静也因此在离宫备受白眼,甚至连她的母妃都受到牵连。离帝无可奈何,想用大女儿和龙国太子联姻已是不可能了,便只好把离宁许配给了乔威,他甚至都不想看到离静,直接答应龙宣敬,让离静跟着夫君回龙国了,甚至连离宁的母妃也被他抛弃到了龙国。

    而得到了这个消息,离宁和母妃不悲反喜她们可是早就想离开这深宫后院了。而乔威也甚是欢喜,激动地就差给龙宣敬跪下了。他们没有想到,这一落水,倒是全了他们的心意。他们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yunyuedu5(云阅读网)!!
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