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在路上(本集终)_勤奋努力的我不算开挂_黄埔文学网

第二十一章 在路上(本集终)

    死里逃生归来,逃出两里的妇幼大军,直愣愣望着站在死的不能再死的虬龙幼兽前的身影,久久无言。

    “那个哥哥的实力有没有村长强啊?”有小孩子怯生生的问道。

    她的母亲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听到孩子的问题不知道怎么回答。

    有村长强?

    魏胜军可是守护神一般的存在,强势的姿态早已经深深的烙印在所有人脑海中。

    没有村长强?

    那为何连村长都无法战胜的遗种幼兽反而被他斩杀,而且看起来还很轻易。

    那个母亲只能沉默,但她知道,魏龙的横空出世,给所有人带来的希望,活下去的希望!

    “那是真意化形!”而药师。铁匠这些村里高层,眼力更强。

    魏龙刚才出手气息再无藏匿,命火修为,而且气势极为强横。

    然而让他们更为震惊的还是那演化而出的锁链,以及在少年背后的真意实影,那是已经成了气候的强大真意。

    ‘八荒镇狱拳’的真意由虚化实了!

    真意化形,只在传说中的境界,连村长魏胜军都无法达到的境界,超乎了所有人想象。

    震惊!

    极度震惊!

    惊骇!

    随后则是希望!

    虬龙幼兽遗种死了,他们活了下来。

    “医护人员尽快回转村子,我来时发现很多人还有气息,一定要快,那是最精锐的战士,要尽可能救活下来!”魏龙打杀虬龙幼兽,不敢耽误。

    如今他是村里最强的人,也是最为冷静的人,当仁不让道:“后勤小队去收集这只虬龙幼兽一路掉落的真血,有此宝物只要还没死,就能吊住性命。”

    修行者的生命力本就顽强,而虬龙遗种更是少见的强悍荒兽。

    这只虬龙幼兽,生来相当于人类命轮境强者,等到成年之后,至少金丹,甚至成就神魔境也没有多少阻碍。

    而一路奔袭,这只虬龙幼兽滴落很多真血,都是可以收集的宝物。

    药师和铁匠听到魏龙的话赶紧让人去行动。

    医护人员去村子里救护;那些战死的战士也要妥善安葬,不能让他们死了还被荒兽糟蹋;还有人去安置那批妇幼。

    魏龙来到虬龙幼兽身前,根本不顾形象大口大口吞食这只幼兽依然温热的真血,入口没有丝毫的腥味,反而有一种冰冰凉凉的口感,非常的奇特。

    其中蕴含着惊人能量,却又如水一般温和,联想到虬龙临死前喷出的黑色真水,一切了然。

    魏龙大口吞食着,消化着滚滚能量,如今是最为紧张的时刻,一线狩猎队全部失去了战斗力,有不少人战死,连村长魏胜军也不知如何,他必须尽快恢复实力。

    打杀虬龙幼兽并不似众人看到的那般轻描淡写:

    命火值:10

    原本40点的命火值只剩下10点。

    魏龙真意化形强悍不假,但想要真正困住,最后阶段困兽犹斗的虬龙幼兽,他直接消耗了命火,小腹处的命火消耗大半。

    这就是代价。

    不以命火驱动‘魏·八荒镇狱拳’,根本无法镇压这只虬龙幼兽,这是生命层次的差距。

    荒兽的层级划分,杂血、遗种、纯血,血脉越是纯粹潜力越大。

    而往往而言,即使是遗种幼兽也丝毫不惧强过它的杂血荒兽,就如同老虎幼崽不惧怕那些成年绵羊一般。

    生命层次的差距,让那些荒兽根本不敢犯上,因为血脉越是强大的荒兽,实力越强。

    在漫长的时光中,在它们的生命基因中,所有敢于向高于自身血脉纯度出手的,早已死绝了。

    活下来,都是知道敬畏的。

    虬龙幼兽即使还未成长起来,依然是遗种层次的荒兽,真血中蕴含着大量的能量。

    魏龙狂饮其血,加点天赋疯狂运转,这只虬龙的一滴真血甚至比百斤地龙肉还要滋补。

    +1

    +1

    魏龙的命火很快壮大起来,等将虬龙真血完全吸干,魏龙的命火已经提升到50点。

    魏龙撕下虬龙一块肉吞下,便让后勤组来处理这具虬龙的尸体,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处理。

    如今他的实力最强,这时候不是低调谦让的时候,而是应该尽快理清所有事情!

    已经有人在生火做饭,而更多的人在哭泣,死了太多人了,逃亡时还能压住悲伤,此刻回到村庄他们再也忍受不住了。

    “村长如何?”魏龙在众人钦佩的目光中,找到了药师。

    魏胜军躺在地上,魏天虎在他面前照料。

    药师神色有些凝重,和魏天虎对视一眼,道:“村长的情况不太好,脏腑受到了重创,而且命火消耗很多,好在他实力够强,而那畜生只顾着追我们,得以暂时保住性命。”

    “有什么好药全部都用上,以村长的实力只要能活下来,伤势就能慢慢恢复。”魏龙想了想,道:“虬龙肉也割一块,应该能让村长暂时脱离危险。”

    “你们不用担心我,我的志向不在魏庄村。”魏龙淡淡扫了魏天虎一眼,又深深看向药师,直到后者低下头,他才转身离去。

    天色渐渐变亮,而村子东边则多出了几十座坟墓土包。

    村子里的老人死绝。

    和魏龙所想的不同,操练场上见不到老人,不是都老死了,而是被魏胜军妥善赡养,守着村里的仓库,发挥余热,如同那些残疾之后在巡逻队任职的战士一样。

    二十三名老人死绝,最后拖延了虬龙幼兽三十多息,让一线狩猎队能够布下战阵。

    而包括魏胜军在内的一共二十八人的狩猎大队,战死15人,剩余的13人皆是重伤。

    而妇幼也在最初的混乱中,以及之后的撤离中,死去了8个妇人,5个孩子。

    “一定要搬迁么?”铁匠来问魏龙,“经过一夜的惊扰,所有人都需要休息。”

    “我们必须走。”

    魏龙摇了摇头,没有丝毫动摇,“大荒深处动荡不断,而这只虬龙幼兽不知从何而来,它的父母会不会来找,以及谁驱赶了它,打伤它的是谁?这些我们都不知道。我们不能赌,要尽快撤离,向大燕王朝腹地撤离。”

    “这件事要事先向大燕王朝镇荒司报备。”药师走到前来,手中握着一块赤羽,他补充道:“原本村长决定在成人礼之后传言。”

    赤羽名唤“传信飞天羽”,是大燕王朝大匠打造的用来传信的特殊物品,有“一母几百子”之说。

    魏庄村在大燕王朝南部边陲兴安郡,那“母羽”就在镇荒司兴安郡支部,只要驱动“子羽”便能飞回“母羽”所在,将所言写在上面,横跨千里传信。

    其价值相当于寻常宝兵,十分珍惜。

    “你们去做就可以。”魏龙点头。

    代行村长职能,让他了解了很多外面的信息。

    魏庄村在大燕王朝南部边陲兴安郡,因圣武皇朝以郡县确定中央和地方关系,所以作为附属国的大燕王朝也是如此。

    魏庄村虽小,但直接向镇荒司负责,

    而镇荒司是负责抵御不可知之地——即大荒的一个暴力机构,和边军关系密切,能和大燕王朝最高的行政机构并列,

    魏龙又道:“中午让每个人都吃饱,伤员尽可能安置到羊驼兽板车上。”

    羊驼兽是性情相对安静,耐力很足的一种食草荒兽,可以用来拉车。

    虽然有未知危险,但想来不可能如此快逼近,所以该拿走东西一定要带走。

    “你不该让他们使用赤羽。”魏大青不知何时来到了,他也受了不轻的伤,声音有些低,但非常阴冷,“魏胜军向来嫉妒天才,等到他伤好之后一定会对付你,知道上一任村长结局如何?子嗣断绝!”

    “只要不报备镇荒司,悄然杀死魏胜军,你便能掌握这个村子。他重伤了,死去谁也不会发现。”魏大青蛊惑道。

    魏龙扫了一眼魏胜军所在的位置,魏天虎正寸步不离的守护。

    村子果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平静。

    “我会帮你支开魏天虎。”魏大青似乎看出了魏龙的担心。

    “你认为他们只有一支赤羽么?”魏龙看了他一眼反问,叹了一口气,轻声道:“看在你指点过我修炼的情面上,你说的话我就当没听过。如今村子遭逢大难,不要挑拨。”

    “我这为了你好。”魏大青低头道。

    “我想要的,只需凭我实力去取!向来直中取,哪需曲中行!这便是我修炼的信念!无谓再多言!”

    中午时分,金乌高挂,是一个好天气。

    该哭的哭过了,能收拾的东西都尽量的收拾,还有战力的预备二队在前,他们分工明确,有战斗有探查,巡逻组押后。

    大量妇幼和十来辆羊驼兽板车在中间,车上面货物铺垫,还躺着不少伤员。

    至于搬迁的地址,之前魏胜军和村内高层早已商定,往北大约三百多里。

    魏龙独自有一辆板车,盘腿坐在车上,望着已经处理好的虬龙尸体,除了割下几十斤给魏胜军以及其他伤员疗伤吊命,剩下的都在这里。

    药师和铁匠知道魏龙看重虬龙幼兽,而现在他是村里最强的人,即使魏胜军伤愈也不一定能强过他。

    眼下村子遭遇大难,这番搬迁一路不知道要遭遇多少危机,这样的上好血食,自然优先供应强者。

    而村子里还有存储的大量肉干,足够食用,更不会有人有意见。

    魏龙手中拿着一节手指长的骨头,黑色如墨玉一般,触手冰凉。

    这是虬龙幼兽凝聚的宝骨。

    魏龙能清晰感觉到里面所蕴含的一丝特别的意境,如同拳法真意一般。

    暗暗思索:“《八荒镇狱拳》的源头便是狱兽宝骨,想来这里面也应该蕴含着宝术,即使这虬龙幼兽还未完全成长,宝术有残缺,但残破宝术那也是宝术。”

    想了想,魏龙把虬龙宝骨收起,拿起兽皮笔记,写下一片随笔《囚杀》,那是他斩杀的第一只遗种。

    虽只是幼兽,但也有资格上他的笔记。

    顿笔。

    魏龙望了望自己身下的板车,车上的虬龙血食,还有药师送来的三颗霞玉,里面充满了赤霞之力,能直接提高修为是外界的硬通货;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上好的宝药,以及铁匠送来的一把百炼朴刀,虽然不是宝兵,但远超普通刀兵;

    他扫过在前面缓慢行走的妇幼们,隐隐能感觉到很多人的目光都在望向他,那是期盼,也是责任。

    魏龙有些明白了魏胜军的心境,以及他死战不退的原因。

    退后有无数理由,而前进只需要一个理由。

    魏龙不再吝惜兽皮纸,写了很多,却无题。

    他在路上,从前是,以后是,一直是。

    人生路,生死路,修行路。

    他,都在。

    魏龙默默拿起虬龙血肉吞食了起来,化为涛涛能量,然后加点成命火。

    路,还很长,慢慢走!

    ***********

    大燕王朝,兴安郡,铁沙城,因有一条大河流经大矿山,水中多含铁沙而得名。

    一座恢宏的大殿屹立在南城,周围人路过望向那座宫殿皆是眼含敬畏,只见一座金色玉石牌匾上写着“万神殿”三个字。

    一个高一丈有余,形如狗,背生双翼,头顶神环的身影从万神殿走出,神异非常。

    他声音清亮,向身边道:“云五,能确定么,要寻找精通演算之人?”

    “上面的消息如此。”一个全身笼罩在烈火中的身影,每走一步地上就会留下火烤的印记,“天一,你那边有消息么?”

    天狗神族以天为姓,火云神族以云为姓,只有修成神体的才有资格有名字,所以他们各自以数字相称。

    万神殿是一群自称为神的人组成的势力,遍布圣武皇朝,他们不修炼神魔体,而是靠着上位神赐下的神血凝练神体。

    “演算是什么?”天一问。

    云五回道:“资料上说是一种预测未来的能力。”

    “预测未来?”天一不屑一笑。

    “应该也是某种宝术吧。”云五猜测,怕他耽误任务,解释道:“有传言说是那位至上龙神下达的命令,大燕王朝境内的万神殿全部惊动了,似乎这个人在南部边陲,靠近大荒边缘出现过。”

    天一没再说什么,双翼一动,跟上了云五。

    ************

    大荒边陲。一个清隽老者放慢飞速,照顾身后的七个年轻人,老者名为曾清如,是大燕王朝六大洞天福地,灵墟洞天的长老。

    所谓洞天福地,便是多赤霞而少黑煞的奇异空间。

    有些是强者开辟,有些是自然形成,洞天福地是修炼的宝地。

    世间修行者不可能都点燃金焱,而靠丹药、秘法洗练身体积攒黑煞需要付出很大代价,所以修行者越往上走,对于福地的要求越高。

    曾清如身后跟着七名弟子,四男三女,皆为不凡,男弟子中为首的张子新,其次是崔文海,严伟,苏凡,女子为首的人是夏咏兰,苏倩,沈洁。

    苏凡和苏倩是姐弟。

    “此番那只老狻猊将死,必然搅动一方风云,越是乱世,越容易出现豪杰。”曾清如休息的时候,和弟子们聊天。

    闻言七人眼睛一亮。

    曾清如话锋一转,“我便是要告诫你们,不要去争什么英雄!那都是无数枯骨堆起来的名头,越是动乱越要按部就班修炼,老老实实的增长实力,荒兽该杀就杀,不要畏惧,更不能失了方寸。”

    说完曾清如便不再多言,这七人能得他看顾历练也是一场缘分,但有道是知易行难,真到了那个时候,恐怕拉都拉不住。

    曾清如不知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扫了扫身上不存在的尘土,再望了望远天,灿烂的烟霞染红了天地,终于要到宗门了,完成这次护卫任务,便能多得几十年逍遥,他慢声道:“走了!”
yunyuedu5(云阅读网)!!
章节列表